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苍缈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章 月神

第一百一十章 月神

        从林墨领悟时光之力,在内世界看到月神的所有记录后,他的情绪不再惆怅,不为即将发生的事而焦虑,珍惜和月神相处的每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又过了五天,这五天内,林墨带月神出洞看了看风景,白天一起摘果子,挖野菜,晚间一起看星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非常快乐,她坦言,自己这么多年来,从未如此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手笨,但还是尽全力编了个花环,虽然样子不怎么样,但月神并不嫌弃,反而让林墨帮她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月神带着自己为她编的花环,在开阔,花红柳绿的草原追蝴蝶,像个小精灵,林墨把这幅画面深深刻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该来的还是来了,五日过后,月神不再欢快,体内气息上下浮动,非常狂暴,像是被抑制许久的火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离得稍远些,我怕伤到你。”月神叮嘱林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,迅速退出了山洞,在万兽谷百无聊赖的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很忐忑,不知不觉间,破封印的一天这么快就到了,前几日他们在一起相处的忘乎所以,直到今天,林墨才从云间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要成渣男了。”林墨自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猛然间,从山洞的方向传来一道浩大气息,震彻万兽谷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不禁担忧,他怕这么打大的动静引来血煞神和万傀神,现在只希望他们还没恢复好伤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没闲着,绕着万兽谷布了道超级结界,以防月神气息外泄,虽然并不能完全逃过天神的感知,但最起码能做个防护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抓了头凶兽,当坐骑,让它驮着自己到处走走就行,而他本人在其背上无精打采的双臂枕在后脑勺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走到了一处果园,里面有些林墨先前没见过的灵果,他让凶兽停下,习惯性的摘了一些,放起来待会儿想给月神尝尝。

        凶兽一脸气愤的看着林墨,但它又打不过对方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回来,坐到凶兽背上,拍了拍它,道:“走,继续带我转悠转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凶兽口鼻喷着白气,不情愿驮着林墨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转了几个山头,洞府方向终于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见一道闷声,而后如潮水般的威压遍布万兽谷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是月神布置了结界,不然,她爆发出的一道气息绝不可能仅仅只有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胸口有些难以呼吸,凶兽也是双腿颤抖,迟迟走不出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股恐怖威压持续片刻后,便退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从凶兽背上跳了下来,从空间戒取出一株灵品初级的灵药,对凶兽道:“给,这是你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凶兽看到灵药,神色震惊,它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人类能将这么一株能量惊人的灵药给它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见凶兽不肯下嘴,笑着摸摸它的头,道:“你怕什么,没毒,找个地方闭关,好好修行,不要欺负杀害无辜的生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凶兽才衔住灵药,由原先的气愤转变成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转身离去,在空中几个踏步就已到了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凶兽也小心护着灵药,离开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品初级灵药很珍贵,若被万兽谷其他强大凶兽感知到,它一定保不住,所以它得遮掩一下灵药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落到洞口,一如既往的把灵果拿出来,慢慢走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洞府里,林墨看到盘腿石榻上的月神,她此时微闭着眼,一个流动着神光的结界在她周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实力恢复后,果然跟先前不一样了,现在林墨看着她,有种万里之遥,而且她身上散发的慑人、寒冷的气息,让他忐忑难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倏然,月神周身结界消失,她也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向林墨,眼神很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内心咯噔一下,他最怕的事就要发生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眼神淡然,浑身散发着清冷气息,不再看林墨,而是看向他身后的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干笑道:“你….你恢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很久后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了眼用树叶包着的灵果,对月神笑道:“我刚摘了些之前没见过的灵果,你要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眼神傲然,天神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久后她才道:“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说出去,这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闻此言,心中慌乱无措,而且心悸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墨眼神黯淡,语气无力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没有解释,继续道:“同时,也希望你能忘掉一切,就当我们彼此没见过,我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林墨没发现,月神的眼神也闪烁了一下,而且表情不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见此话,嘴中吐出一个字后就再也说不出来话,嗓子像被什么堵住了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身子踉跄了一下,双手颤抖不止,灵果啪嗒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他印象里的月神,面前的这个月神毫无情感,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月神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扶住墙,心里说不出的憋闷,难受,他自认自己心里素质绝对极强,但他发现,他错了,只是先前那些事不足以打击到他内心最深处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的两句话,就把他打击成这样,这两句话,威力这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五天月神的态度一天比一天清冷,不愿与他多说话,他当时还自我安慰,到了此刻,他终于要面对现实了吗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见林墨身形不稳,就欲摔倒,随即心里一颤,差点儿就要上去扶着他,但她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浑身无力,扶着墙在努力调整情绪,他回想着过往,那张时光大网里,月神的每一个画面,眼眶不觉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变得这么快,她怎么就能变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一直在利用自己吗,她修为被封印,靠自己绝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在此生存下去,她就是想利用自己,来保护她,等她修为恢复后,自己也就没利用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到时候,自己死缠烂打,她可以轻易捏死自己,捏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虫子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自己也清楚,只要稍稍展现一下对他人的亲近感,这世上,几乎所有男人能无法抵住,很不幸,林墨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越想越痛苦,这么长的时间,原来都是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自己为她编的花环,为她捕捉的小鱼,为她熬过的野菜汤….不禁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月神还给我。”林墨泪眼朦胧,身上力气都被抽空了,他扶墙努力让自己站稳,看着盘坐在石榻上,一脸冰冷的月神,哽咽道:“你不是月神,不是我心里的月神,你把我的月神还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此刻感情彻底爆发,忍受了四天,再也忍不住了,丝毫不隐藏,或许他自己都没注意,原来月神在他心里这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觉得月神美丽,见色起意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觉得月神实力强大,能够做他护道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也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喜欢那个对所有事物好奇,在他洗菜,切菜,炒菜时,站在一旁看着他的月神;喜欢那个爱喝他做的汤,在草原戴着他亲手编织的花环追蝴蝶的月神,喜欢那个具有童真的月神,而不是高高在上,傲视一切,威震暗域的女天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上的两点,只是耀眼的点缀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见林墨落泪,这么痛苦,心里防线马上就要崩溃,但她依然咬牙,不去看林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强忍泪水,低头用手拭去还没掉下来的眼泪,而后抬头站直身体看向月神,继而调整情绪,不想接着狼狈下去,让月神看不起,于是轻声道:“天神大人,我不会忘记一切,我不像大人般,对七情六欲掌控的如此熟练,收发自如,先前,是我冒犯和僭越了,还请不要怪罪,放心,我不是死缠烂打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就算要离开,也要保持住最后的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月神听起来何尝不是心痛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究竟是怎么想的,她也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缓缓转身,顾不上收起小鱼了,他此刻脑子一片空白和一脸疲惫的向洞府外走去,他没想到最后是以这种方式收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下!”月神轻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充耳不闻,继续拖着沉重的躯体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见林墨转身就要离去,再也忍不了了,装不下去了,瞬移到林墨身前,拦住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头也不抬,换了个方向,但月神依然挡在他身前,于是他继续换方向,月神还是挡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,戏弄我吗?”林墨不禁皱眉,忍着火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此时的月神全然没有刚才的冰冷,无情,她的眼神,再度有了感情,含情脉脉的看着林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你别走。”月神哽咽,红着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独身修行多年,从未对一个男子动过心,也未有过这样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这么多日的悉心照料,二人之间一些亲密的举动,还有林墨为她挡下的那一击,都让她芳心颤动,再加上她对感情的懵懂,不知不觉间,她竟已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今以后,她的心里唯有林墨,也只有林墨,无法再装下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林墨要走,她再也狠不下心,装不起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心脏突突的跳,看着眼前的月神,仿佛回到了以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颤声道:“月神,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眼角挂着一滴泪,道:“我一直是,从未变过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心中难解,声音还带着哽咽道:“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神色慌张,不敢直视林墨,再没了先前的傲然,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追问道:“我们以后又以什么关系相称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眼神飘忽不定,轻摇着头,脸色复杂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突然明白了,刚刚是月神装出来的,她心里根本不是那样想的,现在是装不下去了,他还疑惑,一个人怎么可能转变那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头脑清醒,没有受任何外物影响,他鼓起勇气,替月神擦去脸上的泪水,然后伸手拉起月神那柔软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着我。”林墨轻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起初挣扎了一下,但林墨哪里肯放开,而后,便任由他牵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按说,她身为天神,随便一道气息就能把林墨震伤,但她一点这个念头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刚说的话是在骗我,对吗?”林墨看着月神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神色复杂,轻咬着淡红嘴唇,片刻后才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着面前的月神,确认无误,这就是先前的月神,一点没变,他心底雀跃,一扫先前的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此刻楚楚可怜,他的心一下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我们回去说。”林墨声音再度恢复平稳,拉着月神的手,走进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被林墨拉着,非常乖巧的走在一侧,哪里还是高不可攀,万人敬仰的天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坐下,林墨握着月神柔荑小手,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始终不敢看林墨,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骗我,是要测试我的真心吗?”林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闻言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跟我开个玩笑吗?”林墨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再次摇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想不出来别的什么了,顿时没话可说,不过,就这么看着月神,他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怕别人知道你我间相识,去伤害你。”片刻后,月神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认真问道:“莫非你已有良配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闻言当即脸色绯红,杏眼一瞪,愤然将手抽回,道:“你胡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到月神否认,再次牵住月神的手,放在自己腿上,笑道:“那不就行了,我谁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很凝重,道:“林墨,你不要不放在心上,有些疯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后也不由得不郑重了,道:“强的过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道:“伯仲之间,但他们背后的势力很强,有超越天神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皱眉,那这个确实需要注意,但他绝不会惧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注意,如果我死了,将来怎么娶你?”林墨打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听后红着脸掐了林墨胳膊一下,疼的他嗷嗷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害臊,谁要嫁给你了。”月神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揉着胳膊,虽然被掐的很疼,但他脸上此刻却是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还有一点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低声道:“你不觉得我们年龄差太大了吗?你今年最大不过十九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瞧着月神那既有成熟韵味,又单纯的脸颊,一点不觉得年龄相差大,对方看上去顶多二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十八,马上十九,你多大?”林墨直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瞪了他一眼,气道:“哪有你这么直接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自觉失言,关键刚刚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于是道:“抱歉,但是暗域传闻你是两百岁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听到这个,立马炸锅,站起来气势汹汹瞪着林墨道:“谁,谁告诉你的?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见月神炸锅,暗暗心惊,女人都这么在意自己年龄啊,他可不能把店老板抖落出来,不然就成了卖队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都这么说的。”林墨嘀咕,不敢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的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的疼,月神掐他真是卖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神怒气冲冲道:“本宗主今年不过一百零二岁,哪里有两百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吃痛求饶道:“行行,我知道了,别掐了,再掐肉要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娇哼一声,松开手,道:“反正你恢复能力快,掉块肉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揉着后背,疼的呲牙咧嘴,疼痛感消失后,他才表情恢复如常的问:“所以这就是你骗我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点点头,道:“主要就这两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又问:“那你为什么最后又拦住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支支吾吾,扭捏道:“装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笑道:“差点把我骗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神低声问道:“你会怪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摇头,道:“不会,而且这两点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确实不是问题,月神才一百多岁,虽然比他母亲大些,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林墨确切的回答,月神才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握着月神的手,与其相视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