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苍缈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三章 游玩

第八十三章 游玩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林谦与林尧过来了,他们像是约好般,同样留下来吃了两顿饭,这期间还聊到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谦道:“之前你遇袭的事情查出来了,是王家一个后辈派的贴身护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疑惑道:“我跟他也不相识,更没有所谓的仇怨,他为何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谦喝了口茶,淡淡道:“据传,他对李家那妮子很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恍然大悟,当初那个神秘人最后还警告他不让他与李清涵接触,原来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王家少主叫什么?”林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谦道:“王曜泽,是王家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,是王家族长最有力的竞争人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手指敲着桌子,随后停下来,叹了口气摇头道:“真是无妄之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我们跟王家已经交涉过,相信他已经受到家族中的提醒了,今后不敢再这么肆无忌惮。”林谦让林墨放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沉声道:“我倒是不怕,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了结,王耀泽和他的护卫,今后我一定会给到相应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谦和林尧两人笑了笑,前者道:“有这份心是好的,只要不打死,不太过分,随便怎么教训,有林家在,不怕他们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到这话也淡笑,问道:“他在哪个地方修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尧道:“天蜀城及周边城池家族的杰出族人几乎都在天星阁,那王耀泽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,道:“那真是方便许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什么动身去天星阁了,派人与我们知会一声,到时候我们送送你,然后把你娘接到林家来,这样也省得她一个人在此处孤单。”林谦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看了看身旁的秋月,秋月似乎在等林墨的意思,他想了想随即点头,他也不想让秋月一人在这里孤苦伶仃,他这一去,最起码要一年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林业名现在在哪儿?”林墨想起这个人,就是他让下人把自己和秋月以前的银钱全部拿走,害的他们这几年温饱都难以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尧摆手道:“这小子已经被处于禁闭了,没有三年他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愕然,林家动作这么快吗,而且这禁闭时间也不短,他现在还是以凡人思维来想事情,三年肯定很长,但在修士眼中,闭个几次关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们也该走了,抽空多去经文阁,功法阁等地转转,里面有不少好功法。”林谦起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见状也没挽留,只是站起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嫂,我们就走了。”林尧在今天进门的时候就改了口,秋月刚开始还挺突兀,后来逐渐适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含笑点头,也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二人将他们送到门口,直到他们背影消失不见,二人才回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,林墨去到林家公开的经文阁等地,想着能再挑几部不错的玄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记得上次林撼施展的神象踏天诀,给他的印象太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进入林家无比顺畅,无人敢拦,有些林家小一辈的见到他更是神情激动的打招呼,同辈之间也消除了各种轻慢,会友好的抱拳见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是一个大家族子弟应有的气量和作风,如果整日都在内斗,那这个家族一定走不远,这也是林家为何一直强盛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看不起他的人也不是太多,除却林向、林业名这样的,几乎在林家很难找见对他发难的,充其量就是冷漠,不对他理睬罢了,在这个大多数人以实力为尊的世界,这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人以实力为尊,但林墨却不会这样,说是感同身受也罢,于心不忍,善良也好,他不会做到那种绝对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公开的玄法阁楼非常大,要找几部玄法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神象踏天诀应该隶属于妖兽一类,他照着指示牌,来到这一分类中寻找,感知和眼睛并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如今的双眼也是不同寻常,在一次次淬炼中,早已超凡脱俗,辨阴阳,识鬼神这都是小意思,最主要的是有堪破虚妄,依稀可洞悉大道秩序等逆天神通,随着他以后的不断增强,这些能力一定会越来越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寻找玄法之时,他的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看去,一位妙龄少女俏生生站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你从化灵池出来了啊?”少女笑盈盈道,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细看了下少女,面貌可人,气质清新,一双眼睛更是灵动无比,非常招人喜欢,让人忍不住像呵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疑惑的看着少女,半天没想起来这是谁,只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才过去半年时间,你就不认得我了?”少女有些不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细想了下,“哦”的了然一声,道:“林晓晓,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少女就是当初林墨刚去林家,在路上认识的林晓晓,是在叶晨汐与林耀扬、林晓晓聊天的时候得知的这个名字,之后便没见过了,直到今天才再次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浅笑着点头,道:“看来林大哥记性也不是那么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笑道:“这么长时间没见,一时间没认出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你还没去天星阁修行啊?”林晓晓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道:“过几天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掩嘴笑道:“能让天星阁这样的宗门势力一直等着的,也只有林大哥了,往年,哪个家族势力的后辈都要遵循天星阁的入阁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干笑一声,问道:“还有规定的入阁时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点头道:“当然,这也是人家的规矩嘛,我们林家也是要遵守的,相反,天星阁到我们林家,也遵守我们林家的规矩,这是相互给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哦了一声,道:“那我这个,会不会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若有所思道:“照现在情势来看,应该没多大问题,不然天星阁一定会派人来催的,这么长时间过去,也没见天星阁来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她嘻嘻一笑,道:“在我印象里,林大哥可是头一个这样做的人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被说的还有些不好意思了,事实上他也真冤枉,在化灵界修行了近半年时间,他也是最近刚出来,哪里知道外界情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见林墨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,笑着转移话题道:“林大哥是来这里挑选玄法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道:“对,一部名为神象踏天诀的玄法,我找了好久也没看到,不会是我来错地方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嗓音清脆动听,沉吟道:“嗯......没有,分类是对的,我正好知道这部玄法在哪儿,我帮你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当然不会拒绝,笑道:“那便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明眸皓齿,笑着回应道:“不用那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前方带路,林墨在后面跟着,转了好几个弯儿之后,终于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扫了一眼架子上的玄法,眼睛停在某一处,然后伸手将一本暗黄色封面的玄法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清了上面的字,正是神象踏天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把此诀递给林墨,道:“找到了,在前台登记一下就可以拿走,后面会有相关人填补所缺玄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接过后,好奇道:“这么强大的玄法,林家不怕被拿走之人泄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摇头道:“不会,林家的长老在林家所有器物上下了禁制,只有林家族人才能翻看修行,我们身为林家族人在修行时可能感觉不到,外人一旦以任何方式拿到林家的经文,玄法,第一时间会出现强大的反弹冲击所持之人的元神及肉身,几次过后,相应的书籍或者记忆就会被强行抹除,除非得到本人亲自允许,才能修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后大感神奇,这林家的长老还真是手段通天啊,随后他又好奇道:“那晨汐姐她不是林家人,她怎么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笑道:“林大哥,你傻呀,那自然是为她解除了禁制,她的姑父可是林家大少爷,现在的副族长,解除一个禁制那还不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笑了笑,感觉这个问题是有些傻了,于是便不再提问,同时也刚知道,林谦原来已经是林家的副族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你还有什么要找的东西吗,我可以帮你找,我对这里熟悉。”林晓晓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想了想,道:“那个叫什么无量撕风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点头,在前方带路,来到相应书柜,找到了无量撕风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玄法阁,最高品阶的玄法为灵品初级,而且相比较林家宝库里的玄法,便是有些稀松平常了,但神象踏天诀和无量撕风手,也算是很不错的玄法了,位列与灵品初级层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玄法经文如此丰富的玄法阁楼,已然够林家年轻一代修习了,修习高层次的功法、玄法,或许对自身还有些不好的影响,只能随着他们修为够了,才能向上提升品阶,除了一些绝顶天才,否则,基础三境以内的林家族人,还是老老实实研习灵品初级以下的玄法和功法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还有想要的吗?”林晓晓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了眼四周,道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忽然狡黠一笑,道:“既然这样,林大哥,你陪我出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到贼兮兮的林晓晓,当下明白了,原来这妮子还有这层盘算,不过他倒是愿意,即使是林晓晓没有帮他找玄法,若对方有这个需要,他也会同意的,不为别的,只为林晓晓被他当作妹妹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你想去哪儿?”林墨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笑得无比开心,憧憬道:“我想去吃糖葫芦,小糖人,还有好多好吃的,我都想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笑了笑,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开心的蹦蹦跳跳,随着林墨一同登记完后,从玄法阁楼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从来到这里,也没有好好参观过,天蜀城的繁华自然是毋庸置疑的,各种商贩,美食,玩具等等,森罗万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在这里仿佛打开了新世界,这儿跑跑,那儿跑跑,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快来,我给你捏个小泥人。”林晓晓冲林墨招手,开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应声过去,见林晓晓挽着袖子,满手黄泥,乐此不疲的认真捏“林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儿后,林晓晓还真的捏出一个“小林墨”,神态相似,十分逼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林大哥,是不是特可爱。”林晓晓把泥人举到林墨面前,邀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仔细打量了一下迷你版“林墨”,称赞的点点头,道:“可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黄土具有灵性,店家老板手轻轻一挥,那小泥人像是有了生命,可以做各种表情,把林晓晓逗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林墨则是有些脸黑,这小泥人可是照着他样子做的,是可爱版的他,小泥人做的表情,就好像是他本人做出来的一样,那些滑稽的表情,看的他真是不忍直视,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也不服气,挽起袖子,照着林晓晓样子也要捏一个,可惜,惨不忍睹,歪鼻子斜眼,林晓晓哪能忍,直接气的一把抢过来,把这个小泥人给复原到一团黄泥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还是老板亲自上阵,把一个迷你版“林晓晓”捏了出来,也是能做各种表情的,把林墨乐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清洗了下手,付了钱,在俩人你笑我,我笑你的过程中,前往下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我保管你的泥人,你保管我的泥人,不许弄丢哦。”林晓晓在路上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制作小泥人的材料不同凡响,所以只要不是外力损毁,小泥人可以一直保存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,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听到林墨的应允,嬉笑着重新摆弄迷你版“林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给她买了糖葫芦,小糖人,翠月糕,红豆饼等小吃,林晓晓吃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我们去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吧。”林晓晓抱着众多美食,提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,找了个茶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望着前方低头吃东西的林晓晓,觉得有些欣慰,他回忆起以前跟他亲生妹妹一起玩的时光,那个时候,他也是如此,给妹妹买了好多好吃的,妹妹也像现在一样,极具满足的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世界大处不同,但一些小处,竟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给她的感觉像是很久没出来玩了,这半天的功夫,就把她天性激了出来,仿佛压抑了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自不会去询问,他人的隐私,还是不过问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早就跟秋月打好了招呼,这一天可能都会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吃完后,又拉着林墨在繁华的天蜀城东奔西窜,街上行人也从没消失,一直保持着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林墨没想到的是,这里居然还有皮影戏,只是做的更逼真,视觉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皮影戏讲的是一段爱情故事,看来无论在哪里,爱情都是脍炙人口的题材。

        演艺人的倾情演出,再加上高超的技艺,把现场女观众全都感动哭了,就连林晓晓也是红着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倒是没觉得达到他的泪点,虽说他也挺感动,但也仅限于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故事结束后,所有人都打赏了银钱,林墨也不例外,而后,观众才意犹未尽的散场,皮影戏也进入休整阶段,顺便等待下一次的观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哥,你说,真的有那样的爱情吗?”林晓晓还沉浸在刚刚的表演中,问林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思索了下,道:“有,艺术源于生活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又问道:“可是刚刚的故事中,两人差了几百岁,现实生活中,真的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年龄还小,对情感一事自然不怎么懂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心想,他所知的故事里,不仅有跨越年龄的,还有跨越种族的,这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”林墨不做过多解释,依旧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做解释的原因是怕他无意中误导林晓晓,毕竟她才十四岁,还是一个不谙世事,天真可爱的少女,尤其是生在林家这样的大家族中,更是容易被他人误导,毕竟男女在情感方面,相差还是蛮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换成林晓星,林墨自然会给他扯几句,因为那小子不怕被误导,自己就懂,然后继续大大咧咧,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男性情感大条,女性情感细腻,两者各有优缺点,这是公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林晓晓心情平复,恢复了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昏时分,二人慢下了下来,在街上散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墨大哥,谢谢你今天陪我出来玩,我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的玩过了。”林晓晓笑着感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摆了摆手,道:“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父母常年闭关,从我懂事起,就再没好好陪过我,后面找别人的时候,也很少有人愿意出来玩,今天我只是试着问下你,没想到你直接答应了。”林晓晓眼神有些黯淡,很想念自己的父母,也很想让她的父母多陪陪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是一家人,没什么的,你的父母闭关,也是为了变强大,以后更好的保护你啊。”林墨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晓晓点头,道:“嗯,我知道,我没怪过他们,就是觉得挺孤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,在这一天急剧攀升,已然给了彼此深刻的印象,林墨是少有的陪她玩这么开心的人了,在林晓晓心里,不说绝无仅有,但至少是别人很难超越了,小孩子就是这样的,谁陪她玩,对她好,她就能记住,不怎么看时间长短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对此没说什么,他也不能说出什么日后能陪她之类的,因为不久后他就要往天星阁修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途上,二人坐在一处凉亭歇息,林晓晓靠在林墨肩膀上睡着了,呼吸平稳,睡的很香,林墨能感觉到,今天林晓晓玩的很尽兴,跟普通家的孩子没什么两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笑着轻轻把她背起来,慢慢走着,这里离林家不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林家后,林墨在一个族人的带领下,来到林晓晓家,庭院不小,布置的很有诗意,只可惜院内空无一人,连个佣人也没有,可真是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有灯火照明,但难以掩盖冷清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林晓晓说她孤独呢,这对于一个十四岁,尤其是金枝玉叶的少女来说,肯定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凭着感觉找到了林晓晓的闺房,将她小心放置在床上,轻轻盖上被子,然后关门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