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苍缈在线阅读 - 第六十章 异象惊四方

第六十章 异象惊四方

        天蜀城,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出现过这么浩大的能量波动,几乎波及到了全城,这股能量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整个沧澜国,一般情况下没有这种级别的气息,因为有着皇室的制衡,他们不允许有修士在城内有这种等级的战斗,因为波及太广,动辄就会毁去全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长时间过去,每个中上等城池的大家族,大势力的修士都在遵守,这是他们共认的条约,因为他们也不想祸及城中的居民,不存在惧怕皇室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皇室也在忌惮,每一个中上等城池的单方势力或者家族对上皇室可能稍有不及,但若他们联起手来,哪怕只是两个中上等的城池,就是皇室也要退避三分,更别说高等城池的势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皇室也在玩着权衡之术,又得让他们为皇室效力,又要不彻底得罪他们,甚至在必要时还得瓦解他们,让他们产生隔阂,最后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晚,天蜀城的居民没有了睡眠之意,皆抬头望天,想要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浑身发光,照亮了大半个夜空,如神降临,俯瞰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着空中的两人,面色冷然,声音提高了一倍,道:“李族长,我叫你一声前辈是尊敬你,但今日你的所作所为,不配我敬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周身金光耀世,欲与李焱争辉,嗓音再次拔高:“李焱,你给我听好,你女儿的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若不信,现在就一掌灭了我,否则,等我日后崛起,一定去掀了你李氏宗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响彻云霄,震动八方,让城中人哗然,这是谁?敢如此猖狂?竟然扬言掀了李家?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往这里赶来的各路强者也听到了喊声,听其声音年龄不是很大,他们来了兴趣,究竟是谁敢这么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听后眼神冰冷,下方的这个少年气势汹汹,金色的灵气在其周身肆虐,竟远超同辈人,让他都有刮目相看,其肉身血气,连他都有些心惊,甚至在一瞬间,他的脑海里闪过要一掌灭掉林墨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凭你?”李弘昊自然不会忍受,冷笑着一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的灵海在此刻疯狂运转,周身的熊熊金光好似有了活性,竟然生生抵住了这道攻击,紧接着,背后道道虚影浮现,个个神秘浩大,撑开了专属神域。

        阴阳双鱼图、不朽神山、金色的汪洋、一株可将虚空割裂的神草,还有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,屹立在空中,其身上散发出的气息,深远浩瀚,只有一双眸子能被看清,此刻正在冷冽的盯着李焱、李弘昊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是属于金色灵海专属的异象,实在太过震撼人心,古来拥有不同颜色的灵海,都在历史长河中留下了极其浓厚一笔的痕迹,为普天众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,被世人所敬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是成道者,他们因为太过强大,而被大道压制,比大部分人成道要难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其臻至圆满,在成道前终极一跃前夕,战力是可以媲美成道者的,可以与之交手,只是无法杀死成道者,而成道者则是可以杀死他,只是要费不少力气,可若他们想跑,成道者也不能完全留住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已经很能说明其他颜色灵海拥有者的强大了,要知道,成道者是谁?那是在古代被称为帝与皇的存在,谁人能与他们过招?

        帝与皇只要稍微露出点气机,成道者之下无人能承受的住,都要跪服下去,而拥有其他颜色灵海的存在在臻至圆满后便可以正面相抗衡,完全不惧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大吼一声,那道手印轰然炸碎,悬浮在上空的虚影不动声色,依然在冷冽的注视李焱二人,数种异象环绕在周身,真的如同从上古而来的大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皱着眉头,死死看向林墨,这少年展露出来的天赋让他心惊,这便是拥有不同颜色灵海的逆天之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装神弄鬼!”李弘昊不信邪,通体发光,掌心凝聚出不俗的一击,灵海境的修士在这击之下,必荡然无存,这是他的自信,也是境界带给他的自信,他不信有人能越好几个大境界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现在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,好似无往而不胜,全身血液沸腾,弥漫着淡淡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未动,身后的不朽神山先动了,径直朝着李弘昊砸来,李弘昊的攻击,霎那间被荡灭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弘昊看向朝他而来的神山,瞳孔放大,那股浩瀚的气息令他产生一抹无力反抗的感觉,一时之间呆住了,不知道闪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察觉到李弘昊的异样,抬手一掌,与那神山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圈涟漪散发而出,神山被震回到原位,而李焱,竟然后退了一步,这让他愕然,一个灵海境的小辈而已,竟然能让他后退一步,按说他这样修为的强者,一掌之下,便可覆灭无数灵海境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也免不了惊异,她看着身边的林墨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弘昊更是直愣愣的呆在原地,他刚刚是被一个灵海境的修士威胁到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既如此,那我便不会放虎归山!”李焱眼神冰冷的看着林墨,决定不再留手,下一刻,他的气息展露无遗,虚空中都在铮铮作响,空气被挤压的轰鸣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猛然感受到这股威压,口中吐了口鲜血,单膝跪地,秋月则无大碍,因为李焱只是将目标锁定在了林墨身上,其他人不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墨!”秋月急的大喊,要去扶起来林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摆手示意,不要让秋月靠近他,一边咳嗽一边顶着威压,虚弱道:“娘,不要扶我,让我自己起身,近几日我接连遭到打压,可我都忍了下来,但这次,无论如何我都不要再窝囊的忍下去了,我若再忍下去,那我一生将无法追求更高的层次,我的道心将会受损,与其窝囊的活下去,不如直着腰死去,不就是一死吗,儿子先在这儿给您道歉了,以后可能无法再孝敬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话过后,秋月已经哭的撕心裂肺,看向李焱二人的目光多了无尽的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大吼着,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金光再次熊熊蒸腾,身后的异象更是由先前的飘摇欲散再次凝实,并且比之前清晰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借着身体的潜能,生生将这股威压抵住了,直起身子,顶天立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眉心发光,一柄晶莹剔透的短剑自虚空中出现,唰的刺向林墨,亮光划破了夜空,速度快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被这柄短剑锁定住了,无论怎么跑都跑不掉,看来这就是修为的绝对压制啊,他在心里轻叹一声,自己又要死去了,这次是真的要死去了,再也回不去见父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虚空中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,这道声音似乎带着天地大道,短剑在距离林墨不到一拳的距离戛然而止,下一秒轰然爆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与这柄短剑的联系彻底消失,并且烙印所带来的反噬让他喉头一甜,险些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愕然,查找声音的来源,竟然是那道模糊不清的虚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远处几道身影纷纷出现,每一人身上的气息都很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赶过来看到情形后,有点诧异,那是一位少年,而另一位气机强盛的人,是李家族长李焱?

        一位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笑道:“我道是谁有这么强大呢,原来是李族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焱看着各方势力的强者,眼神淡漠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当中,林墨有认识的人,林尧,洪鼎,陆诗妍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尧在来的路上就很奇怪,这是当初放逐林墨的必经之路啊,而目标地也只有这里,怎么会在此处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气息,他可是根本没想到这件事会跟林墨有关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来到这里后,第一眼就看到了林墨周身环绕的异象,让他们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焱,你仗着修为高,竟然来欺负一个小辈!”洪鼎见状不由有些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一口气忍到现在,终于气竭了,踉踉跄跄的站立不稳,身上气息起伏不定,周身异象逐渐模糊,随时都会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灵气已经被消耗殆尽,灵海内空空荡荡,他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,仿佛被抽尽了力气,现在随便来一个凡人,几拳估计都能将他重伤,甚至打死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见状连忙扶住林墨,面露焦急之色,但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,眼泪不停的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眼皮很重,几近昏迷,刚刚之所以那么强势,完全是一股精神在支撑着,现在消耗殆尽,已经完全不足以撑着他,但他咬着牙,强行给自己提了一口气,再次硬撑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尧从空中落下,来到林墨身边,察觉到他的虚弱后,二话不说,连忙为他渡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当即感受到庞大的精纯能量输送到他全身,精气神正在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对洪鼎说的话不以为然,道:“他不仅欺负我女儿,还扬言说要掀了我李家,你说我能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观察到,林墨现在已经从那种状态退出来,正处于虚弱之际,是灭掉林墨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几乎是瞬间,他猛然惊醒,他什么时候成为了要靠仗着自己修为去压制一个少年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林墨立下的誓言、无尽的潜能让他出现警觉,不得已才要杀死他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欺负你女儿了?说出来我们一起听听。”洪鼎声音不大,但却清晰的回响在众人耳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几天没有来打扰林墨,是一直在等待林墨的回复,但不曾想几日后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相见,他对于林墨的为人不敢说很清楚,但至少不会欺负别人,尤其是女孩子,所以他打算这次为林墨撑腰,更何况他跟李家也没多少交集,或许还能以此让林墨博得好感,尽快下决心加入天星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洪鼎,你要来多管闲事吗?”李焱稳定自身动荡的气血,冷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洪鼎气势升腾,身后洁白光环浮现,神圣祥和,但又有着无穷压制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墨已是我天星阁认准的弟子,我不允许有人无辜欺负我天星阁的弟子。”洪鼎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方林墨身体吸收过渡的灵气已经饱和,无法接着汲取,林墨好歹已能靠自己站立,不用强行提气,他现在脑海刺痛的不行,刚刚灵魂力量用的已经竭尽,近乎透支,现在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焱与洪鼎在空中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在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二人对峙中,天边又出现两道身影,只不过这次是两道倩影,翩然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尧看了林墨一眼,然后腾空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