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苍缈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八章 一场梦

第五十八章 一场梦

        山林间,一缕风吹动树上的枝叶,在空中摇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着眼前的女子,当即开心的笑了起来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笑,反正看到李清涵就忍不住开心,然后站起身,边走边笑着说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名女子自然就是来赴约的李清涵,她此刻心情不大好,被林墨给气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语气似有些埋怨,看着他道:“我站在这里都好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后马上就得知自己又陷入深度沉思了,面前站着一个人都没察觉到,随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看向一袭白裙的李清涵,道:“真抱歉,在想事情,想的太忘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淡淡看了他一眼,没有理他,走向前方的石头,缓缓坐了下去,那是刚刚林墨坐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见状浅笑的走上前,在李清涵身旁坐下,好在那块石头够大,四五个人一起坐下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,昨天的事吧,我是真的在修行,然后忘了时间,所以才没去成。”林墨看着李清涵绝美的侧颜,又一次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俏脸没有表情,看不出喜怒,淡淡道:“在刚刚我站你面前,发现你对此毫无察觉时,我就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一听,喜声道: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表情依旧没有动容,坐在那里如一位冰清玉洁的仙子,让人只可远观,不可近亵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到李清涵如此模样,心里不由有些忐忑,难道这妮子还在生气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走到李清涵面前,距离很近,单膝蹲了下来,看着那清纯绝美的容颜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你还在生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风渐起,吹动了两人的衣服,发丝也在随风飘扬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距离第一次这么近,林墨这也是首次近距离看清李清涵的面容,那真是精致绝美,毫无瑕疵,肌肤如雪,为人间一大绝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见林墨离自己这么近,那属于男子的气息逐渐被她感受到,内心突然一阵慌乱,俏脸飞上一抹红晕,不敢看林墨的眼睛,这是她第一次有此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开,不要离我这么近。”李清涵侧过身,娇声呵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见此话,只好重新坐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我还在生气。”李清涵将身子正了回来,轻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笑?”林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娇声道:“不生气就要笑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,道:“当然,这样我才能明确的知道你是否还在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道:“那要是强颜欢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愣了片刻,竟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是在跟他抬杠啊,而且有理有据,让他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不生气那便行了。”林墨无奈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安静了下来,两人都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气氛保持了一盏茶的时间,林墨实在不想这样下去,率先打破了沉默,问:“对了,我记得你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闻声沉默了片刻,随即掌心闪过一道蓝光,一件闪耀着蓝色光泽的甲衣出现,然后递到林墨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刚开始还不好意思拿,但李清涵的手一直停在半空中,没有要收回的意思,到嘴边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,如果这么拒绝的话,李清涵原本就不好的心情肯定又要更加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三思量,他还是接过来甲衣,在刚拿过来的一刹那,手心传来一种舒适的感觉,上下打量后,只见甲衣通体流转着宝石蓝的光晕,气息很厚重,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没想过李清涵会骗他,但是也从未想过会给他这样贵重的物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海心内甲,是一件防器,具体防御力我不太清楚,但我曾经试过,我的全力一击也无法将它击碎,是我在一次试炼中偶然得到的。”李清涵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东西啊!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刚刚介绍完,林墨就在心里大为震动,这件防器对于如今的他来说,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为什么不使用,要将它送予我,按照你所说,这件内甲的防御力应该超乎了你的想象,对你来说也是一种防御手段。”林墨没有异样的心思,只是单纯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看向林墨,起初她还有些不满林墨的问法,这是在怀疑她送他东西的心意,但看到林墨的眼神后,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的眼神很清澈,透露着就是单纯的问这是为什么,并无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嫌它的样子丑,我不喜欢。”李清涵脱口而出,不知道是真心话还是气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到这话不禁又仔细打量了手中的内甲几眼,发现做工精致,尽显高贵之气,每一处都充满了艺术的气息,完全就是一件做工精良,又好看的内甲,这都算丑的话,那林墨不知道有什么是好看的了,难道是个人审美不同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看的啊。”林墨小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自然能听到,轻声说:“你觉得好看的话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不知道怎么拒绝,而且就现在李清涵情绪不稳定的样子,就算要拒绝现在也绝非最好的时机,否则一个不慎,李清涵再次怒火中烧,那可就不好了,而且这件内甲确实很适合目前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看了李清涵一眼,道:“谢谢,以后我还你一样等值的物品,就当是互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随意。”李清涵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到李清涵的神情,心里不禁叹了口气,看来李清涵还是对昨日之事存有不快,到现在也不给他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片刻后,林墨想通了,不由的笑着摇头,他早该知道,李清涵这样的女子,哪儿能是他触碰到的,前几日的相处,就当是一场梦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请自便吧,我要开始修炼了。”林墨笑着对李清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听见这话有些诧异的看了林墨一眼,只见林墨的眼神中有了一丝淡淡的疏离感,这是错觉还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说完就进入修炼状态,不再理会外界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绣眉一蹙,心里既感到生气又委屈,猛然坐起来,慑人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开来,周边的石头与落叶不仅被震到空中,还全部都四分五裂,坐在石头上还没进入深度修行状态的林墨,瞬间被刮到一边,一口血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彻底傻眼了,踉跄的爬起来瞪着眼睛看向此刻好像发飙了的李清涵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眼神不善的看着林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到现在都是蒙的,他是哪个地方得罪这女的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后悔把内甲给我了,我还你就是了!”林墨也来了脾气,你修为强,长得好看就能不讲道理的动手打人?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从空间戒取出海心内甲,啪的一声甩到李清涵身前,怒火中烧,也幸好他没有过于深度修行,不然这样被打断,一准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被林墨这番举动吓到了,身子轻颤了一下,又见到林墨怒不可遏的表情,身上的气势不由自主的衰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着你的东西赶紧走,以后别来打扰我,前几日就当一场梦!”林墨怒声道,脸上的表情十分决绝,说完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在内心大喊倒霉,他实在是受不了,他最反感的就是不讲理,有什么能好好沟通的,非得让人猜来猜去,最后猜不到还胡乱发一通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转身的林墨又折返,掏出通讯玉符,这次轻轻放到石头上,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,只留下一脸害怕的李清涵,她从未见有人这样对她,刚刚林墨的表情太让她害怕了,而且她好像非常怕林墨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别人这样粗鲁的对她,恐怕她会直接出手,但对林墨,是真的没有这种想法,有的只是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什么在作怪,让一个比对方高出两个大境界的人如此心慌、伤心与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看着林墨渐行渐远的背影,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眼眶不禁一红,几滴眼泪从莹白的脸上滑下,手掌向前探出,海心内甲和通讯玉符皆被吸到手中,收起来后一脸失落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走在路上,现在回想起来刚刚的事,心中再次感到堵得慌,这样的大小姐真是让他头疼,之前还一直觉得李清涵比蓝烟强,但现在他将这个想法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歹蓝烟没对他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李清涵刚刚是真的对他造成了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幸中的万幸,他没有处于修行的关键时期,刚才被打断后只是感到气血翻涌,体内的器官都在震颤,好在现已稳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方才是在突破关头或者悟道中,那他现在不死恐怕短期内也不能动弹了吧,现在想想真后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并非是他对一个女子不大度,相反,他觉得他很大度了,该有的礼仪有了,该说的话也说了,但换来的却是这样,让他拿生命来开玩笑,他做不到,这已经不是大不大度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重新挑了一处地方,坐下后,想起前几日与李清涵相处的时候,甜美的笑容,软糯的声音,但是今日过后,都将与他没关系了,这不过是一场梦罢了,他现在清醒了,即便获得林家大比魁首的称号,李家的大小姐也不会与他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明白刚刚为什么会对李清涵有那样的情绪,他觉得,不应该只是有打断他修行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轻叹了一声,脸上浮现一丝低落之色,他不应该有什么想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一会儿后,他立刻调整状态,将满脑子的烦躁思绪收起,拿出两百块灵石,运转太清玄功,准备借此机会一举突破到灵海中期境,他觉得沉淀的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间的灵气本就很磅礴,再加上两百块灵石蕴含的灵气,此刻的林墨周身凝聚出一道恐怖的灵气漩涡,能量激荡,方圆十里内都能感受到这股庞大的能量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林墨的气息节节攀升,身上散发着耀眼的金色光芒,直到这股气息达到顶峰,他的体内传出一声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的气息停留在此前的最高峰,浑身金灿灿,精气神又增大几倍,内视身体后,发现无论是灵脉还是骨骼,五脏,都散发着淡淡金辉,尤其是骨骼,晶莹剔透,看起来极度坚韧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的体表开始分泌赃物质,覆盖了他全身,在这些物质从体内出来后,他的身体仿佛又变的轻盈了许多,现在轻轻一跃,得有十五米高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脏啊。”林墨看着天,已临近黄昏,起身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出来都一天了,正好回去洗个澡,换套衣服,晚上接着修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