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苍缈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九章 警告

第四十九章 警告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与秋月二人在路上有说有笑的聊着,现在天色还早,不过正值深秋,黑夜来临的也很快,只是今日的大比结束得比较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的深秋季节,大部分树木上的叶子都没有掉落,大概是因为吸收天地灵气,导致它们发生了奇特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处的深秋除了温度跟上个世界差不多外,别的都有好多差距,如此时应该满目萧瑟,但大部分的地方都是葱绿,而且这里的人们作为修者,随着修为的提升,体质越来越强大,对这种自然温度可以无视,身上始终是暖洋洋的,所以可以经常看到大街上穿长裙的女子和穿的很单薄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林墨突然回头,在心里轻声疑惑,他总感觉有人在跟着他们,但回头后却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小墨?”秋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环视四周,道:“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惊疑,担忧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,林墨不好确定,或许是他的错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应该是我的感觉错了吧。”林墨安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似乎变的有些拘谨了,小心翼翼环视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娘。”林墨轻笑着安抚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用买些什么东西?”林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摇头:“不用了,家里都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应声点头,与秋月一道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二人走后,一道身影在人群中缓缓浮现,气息深厚,他一身还算华丽的蓝白长袍,身形高大,面庞削瘦,此刻双眼阴骛的盯着林墨去往的方向,而后轻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一刻钟后,林墨与秋月走进了他们宅院所在的街道,这里就显得很萧瑟,大概是因为灵气没有别处充裕的原因吧,大树已经光秃秃,叶子落了一地,将路两旁都铺满了,周边一个行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林墨心中的警觉越来越强烈,猛然间,下意识的拉着秋月往测边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支冒着冰寒之气的箭羽从林墨胸前擦过,将本来就有划痕的衣服再度添加了一道,已然被割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箭羽有着惊人的力量与速度,直直插在离他有几百米的树干上,随后慢慢化为光点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!”林墨怒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察觉的还蛮快的。”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双眼寒冽,直直看着来人,一个手持冒着寒气长弓的男子慢慢走来,嘴角噙着笑容,只是眼神有些阴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先跟踪我们的就是你吧。”林墨冷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不屑的笑了笑,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与你有什么仇怨,为何要如此相对?”林墨低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此是我家少爷让我警告你一番,不该触碰的人别触碰,省的惹火烧身。”男子的气息逐渐攀升,强大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感受到这股气息,最起码也是真我境初期,他根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该触碰的人,他指的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是谁?”林墨将秋月护在身后,独自对抗这份压迫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告诉你一个字你便就能知晓。”男子周身寒冰之意越来越浓烈,远不是自然温度能比的,林墨身体都感受冷意,他即便再能跨境战斗,但相差的太大他也是丝毫没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身上金光灿灿,将后方的秋月也一同护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。”男子轻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到这个字,瞬间就知道了他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涵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李家的人?”林墨问道,不排除是李家来人警告他,因为李焱看他一直不顺眼,除了李家林墨想不到别人,但男子又说是他家少爷,这少爷指的是李焱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管我是哪家的,但我相信李家也早想警告你了吧。”男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林墨排除掉了李家,这男子不是李家的人,可是那又会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墨,怎么办?”秋月在林墨身后小声颤颤巍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娘。”林墨安慰道,随后看向男子,“我自己有分寸,不劳烦别人提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呵呵笑了一下,收回长弓,五指弯曲,一股慑人的气息从其指尖冒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上空中出现一道赫大的冰手,将他们二人完全笼盖,更让他心悸的是,他完全动不了,好像被完全锁定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男子浑身散发冰晶之色,双眼淡漠,好似林墨的生命在他眼里就像一只蝼蚁,随意便能捏死,充斥着高傲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被这只手笼罩,寒意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,方圆五十里的树木都覆盖上一层冰霜,后方的秋月已经蜷缩着身子,蹲下身来,冻的一颤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种冲我来,别伤害我娘!”林墨怒吼,他的嘴唇、眉毛也有了冰霜,但他还能撑一会儿,但秋月无论如何却是撑不住了,怎么办,要服软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陷入挣扎,他从没有向他人服软,若只有他一人,他定然殊死一搏,可是,他的母亲还在啊,并且有了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还是让你太舒服!”男子语气一冷,手掌微微挪动,林墨上空中的手印伴着寒冰之意,蓝色的符文不断流转,向下逐渐按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被这股气息压的喘不过气,随即他的气息攀升,耀眼的神辉绽放,双臂向上撑起,金芒冲天,短暂的抵住了手印的降落,而他脚下的土地却浮现崩裂之意,道道裂纹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强的寒意让秋月身上布满冰霜,意识逐渐消失,近临晕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怒吼,道:“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见受到抗阻,手印再次施加压力,林墨身体一颤,双腿近乎弯曲,感到的寒意也越来越刺骨,欲要将他活活冻死,冰手的压迫力和寒冰之意太过强大了,目前的林墨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了一点办法,无论如何秋月不能在他眼前死去,而且是因为他,就在他准备服软时,一道娇喝声传来,直接震碎了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冰手轰的爆碎,压迫力和寒冰之意消失,林墨几近虚脱,他摇摇晃晃的运转灵海,天地间的灵气朝他疯狂涌入,身上的温度正在慢慢回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醒醒!”林墨稍加恢复后,不顾其他,连忙将秋月扶起,食指和中指并拢,其它手指蜷起,放在她的额头,无尽灵气灌输她体内,为她驱赶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是叶晨汐,林谦让她来请林墨参加族宴,可谁知刚临近这里,就感觉到浓烈的杀机,远远的便观望到林墨与秋月二人的状况,让她心生怒意,一道恐怖的喝声直接震碎了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脸色稍微一变,望见叶晨汐,眼神变的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不由分说,取出长剑,五雷剑诀轰然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气势一震,无边灵气如潮水般汹涌,一道比刚才恐怖数倍的冰手出现,遮盖住了虚空,直击雷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道攻击的余波波及太广,道路两旁的树木被拦腰斩断,土地都在崩碎,林墨与秋月二人直接被掀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我话已带到,若你不知好歹......好自为之。”男子身形向后极速撤去,对着林墨淡淡道,虽说他顿了一下,但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想要追击,但男子身形一闪,便消失不见了,从此处看来,男子的修为要高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重新扶起秋月,为她疗伤,好在她体内的寒意已经驱散,已无大碍,刚刚的余波震荡对她没有实质性的危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墨,秋月阿姨,你们没事吧。”叶晨汐落下来,单膝蹲下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摇头,道:“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取出两颗丹药,交给林墨,道:“快服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不矫情,服下一颗,然后给秋月也服下,丹药所化的庞大能量流过他的身体,伤势正在快速恢复,面色逐渐红润,呼吸也变平稳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也是如此,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见秋月醒来,脸上有了一丝笑容,道:“娘,还有哪里感到不舒服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靠在林墨的肩上,轻轻摇头,虚弱道:“小墨,那个人走了吗?你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道:“他走了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轻轻点头,她体质稍弱,恢复的也慢,能醒来就已经出乎林墨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晨汐姐,刚刚那个人你认得吗?”林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摇头,道:“没印象,他为什么要来截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沉思片刻,道:“该是某个争风吃醋的家伙指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惊讶道:“争风吃醋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道:“他警告我让我不要跟李清涵走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闻言蹙眉,这件事竟然跟李清涵有关,同时她也比较生气林墨跟李清涵走的近,但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,而且她也不会去要求林墨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事归一事,她的情绪不能跟这件事混淆,今天林墨遇袭,究竟是谁指使的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是“争风吃醋”的话,那目标可能就会比较清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这事,我记下了,晨汐姐,帮我留意一下,以后见到这人麻烦跟我说一声。”林墨冷声道,眼神冰冷的可怕,今天的事情触碰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多跟李清涵说了几句话,就遭到这无妄之灾,连秋月也被祸及,好在叶晨汐来的及时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还是自己太弱,谁也可以在他头上踩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份对他生命的淡然,高高在上的神情,让他平添怒火,好像自己是蚂蚁般,想捏死就捏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后,要不留余力的强大自己!刚刚的事让林墨对这个目标再次加深,不仅要能回家,还要庇护住自己所有在意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还是第一次见林墨有这种情绪,此事让林墨真的很气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叶晨汐来不及分析刚刚的事,帮着林墨将秋月扶起,向林墨所在的宅院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