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苍缈在线阅读 - 第二章 以德服人

第二章 以德服人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虚弱的躺在床上,浑身的伤,连呼吸都痛,心里不禁大骂:这些奴才,下手这么狠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秋月带回一只土鸡,问:“小墨,你身上还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笑着摇头,说:“比刚才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含泪点头,道:“这些人太过分了,等娘见到他们,一定帮你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后赶忙阻止,道:“娘,你千万别,等我好了我自会教训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泪流满面,上前用湿手巾替林墨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哽咽道:“都怪娘没本事,让我的孩子吃了这么多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鼻子一酸,很想掉眼泪,但被他忍了回去,他说:“娘,你放心,我以后不会再懦弱,我会努力修炼,证明给他们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抹了抹眼泪,勉强露出一丝笑容,道:“好,你先好好躺着,娘给你煲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后点头,秋月拿着土鸡出去了,林墨躺在床上在想以后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一位丫鬟推开宅院大门,交给秋月几样瓶瓶装装的东西,交代了几句话后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听到外面有人说话,在好奇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端着鸡汤进来,一边拿小碗给林墨盛汤一边说:“刚刚是晨汐的丫头来了,她带给我们几样上好的金疮药,还有接骨膏给你用,并说让你好好休息,现在她暂时出不来,过几天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心里非常感动,小时候的情谊能记到现在,由此可见叶晨汐是个多么善良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心眼儿真好。”秋月欣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赞同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将鸡汤端来,林墨一勺一勺的喝,全身暖洋洋的,比他之前喝过的所有汤都鲜美,而且貌似里面充满了灵气,对他的伤非常有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喝过鸡汤后,秋月帮林墨涂上金疮药和接骨膏后便收拾碗筷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一连休息了半个月,身上的伤好了很多,他自己都惊讶,这种伤势放在他以前的世界,别说半个月了,能活不能活还说不定呢,这就是修炼的好处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都挺梦幻的,上一个世界的人们心心念念得修炼在这里竟然能实现,林墨之前也时常在想,若能修炼该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这里问题就来了,同为人体,难不成这个世界的人体构造有什么不同?为何他之前所在的世界不能修炼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的有点多,还是先试试修行的感觉是怎样的,对我恢复伤势有没有什么帮助。”林墨盘腿而坐,脑海中闪过一篇功法,名字不详,是先前的林墨在林家功法阁楼第一层干差事,无意中看到的这部功法,当时只有这部功法放在阁楼的桌子上,于是他默默记下来,这份差事无非就是打打杂,两个月前他就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中,他自己摸索着修行,竟被他慢慢修到了淬体六层,从林墨无师自通这点来看,他的天赋也还过得去,虽说大多数人都能做到,但也证明他也不比大多数人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运转功法,一丝丝白色雾气向他飘来,冲进他的脉络之中,竟在洗刷他的肉身,他感到无比的舒畅,体内的伤势受到滋养,在微弱的愈合,林墨修行修上瘾了,直接坐了一整天,秋月见状没有打扰他,直到他自己苏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间,林墨伸了个懒腰,全身的骨骼霹雳啪啦作响,吓得林墨还以为骨折了呢,这应该是坐了一天导致的吧,而且他发现自身竟没有酸麻的感觉,有的只是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爽,这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四成,终于能下床行走了。”林墨喜悦道,他突然感到肚子饿,然后一眼望见桌子上的饭菜,秋月正在坐着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笑着挠头,说:“天都黑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看到林墨的身体终于好了些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,笑着说:“饿坏了吧,快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后走到桌前,晚饭很清淡简略,主食是很像馒头的面食,一碗豆腐汤,一碟酱菜,面食和豆腐汤都是热的,想必是秋月每隔一会儿就热一下,林墨心里很暖,果然母亲在哪个地方都是这么疼爱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饮食跟他之前差不多,所以他并没有什么不适,他心里对这一相同点还是比较好奇的,不过也没深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怎会觉得这些食物清淡,以前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一日三餐跟这些差不多,于是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由此也能看出他们生活的还是挺艰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林墨推门走到院子活动自身,打了一套脑海中熟悉的拳法,虎虎生风,只是站立的时间久了伤口还是隐隐作痛,没有两个月这一身的伤怕是很难好清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吃了早饭后想接着修炼,可这时候大门被猛的推开,三个人大摇大摆走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吓了一跳,美目有些生气的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出来领俸禄了。”一个身穿灰布衣,头戴高帽的精壮男子冲着屋里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透过半开的屋门看到了外面三人,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三个奴才将先前的‘林墨’给打成那样,直至气绝,名字尚不得知,‘林墨’没机会知道,他根本不会去打听这些人的名字,每次见了都绕着他们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林墨的灵魂到了这里,只怕这个世界的林墨已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墨,就是他们将你打伤的吧,娘去帮你讨公道。”秋月说完就要起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拦住秋月,道:“娘,你就在屋里待着,让我去教训这三个狗奴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...”秋月还没说完,林墨就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怎么还没人出来,你们不要的话小爷可就收下了。”灰衣男子见半天不出来人,不耐烦的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奴才,怎么跟你主子说话的。”林墨对着三人冷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灰衣男子见到林墨出来,先是一惊,听到林墨的话脸上出现怒色,然后冷笑道:“没想到你还能活蹦乱跳的走出来,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矮小男子嘲笑道:“我就说贱人长命吧,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大笑不止,笑声中充满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,你们全都死光了你小爷都不会死。”林墨大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三个人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抹寒色,眼神如毒蛇般盯着林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着这三个人,心里冷笑,看来这场架有必要打了,老子上辈子打架就没输过,还怕你们三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还是教育的轻啊,一个贱婢生的孩子都能对我们大呼小叫了。”精壮男子对身边两人暗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眯着眼四下寻找,发现自己脚下有一块儿深绿色板砖,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着三人大喊道:“今天我就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以德服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林墨就捡起板砖就朝他们拍去,眼看就要拍上去了,但却被挡了下来,林墨对着拦他的人裆部狠狠就是一脚,矮小男子惨叫一声,捂着下身倒了下去,在地上打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兔崽子会还手了。”精壮男子一拳挥了过来,林墨感受到拳风,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,男子的攻势就落空了,林墨抬手就是一砖,正中他的面门,精壮男子捂着脸不断向后退,嘴里嗷嗷惨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再怎么说也是淬体六层,比他们高一个等级,只是先前太懦弱不敢还手,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,一些拳法根本格斗技根本施展不出来,没有抗争的思想还怎么施展,而且他们人也多,不然单对单林墨能把他们打成大小便失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跟小爷打架,你们还嫩着呢!”林墨哈哈大笑,嚣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林墨正得意之际,话都还没说完,一个没注意,剩下的那个人从背后踹了他一脚,他身体失衡趴倒在地上,啃了一嘴土,后背疼的不行,宛如一把大锤狠狠的打在他后背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余的高瘦男子一脸凶狠,一脚一脚的踹在林墨背上,脚上萦绕着浅绿色灵气,淬体五层的修为,再加上灵气加持,这一脚脚要是踩在一个平常人身上,早就一命呜呼了,幸好林墨有淬体六层的修为,目前还承受的住,但若是再接着被他踹下去,林墨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一个猛翻身,跳了起来,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土,抓住高瘦男子的腿,目露狠厉之色,照着膝盖就是一板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男子痛苦的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不松手,一砖砖下去,差点将男子拍休克,他一边砸一边骂,用的是上个世界的语言,像极了上个世界街头小混混打架,在场人没有一个听懂的,早先他心里就憋着一股气,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来团建好好的,竟被人害死,来到这里,与众亲分离,遭生离死别之痛,他心中怎么会好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这些人不长眼来惹他,也正好帮这个世界因他们而亡的林墨报仇,他自己也藉此宣泄,因此他出招毫无章法,没有任何套路,一手乱劈风板砖,把这些侍从都打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忘记了这具身体是有着格斗技巧的,也全然忘记自己可是有淬体六层的修为,只是凭借其上个世界的本性使出浑身的蛮力,这看起来像不要命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横的怕楞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,这几下板砖,楞是把几人吓得短暂失了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爷的,板砖就是好使,在哪个地方都一样啊!

        精壮男子和矮小男子缓过劲来,恶狠狠的看着林墨,虽说他们听不懂林墨在说什么,但肯定不是啥好话,二人向他扑过来,双拳发光,瞬间就将他扑倒在地,一拳一脚的打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忍着一口气,双手护住头部和重要部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,不许你们打我的孩子。”秋月哭喊着跑来,挡在林墨身前,精壮男子把她扔到一边并骂道:“滚开,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吃痛一声,额头被磕破了,趴在原地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怒吼,抵住精壮男子的攻击,抓住他的腿强行站起来,凶狠的盯着他,精壮男子看到这眼神身子不禁一颤,他竟然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全身灵气凝聚在右拳之上,脑海闪出早上打出的那套拳法:九重圣阳拳,拳芒如烈日,一重强过一重。

        精壮男子只看到一轮耀眼的炽热之光,照的他双眼灼热无比,他胸口一痛,飞到了后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拳法如烈阳,行云流水,刚猛中带着霸道,矮小男子非常吃力的接下林墨的攻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试试这第五重!”林墨大喊一声,拳芒大放,矮小男子脸色恐慌的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速度很快,很快就冲到他的面前,圣阳拳落在他的脸上,三颗牙齿被打的松动,脸上被散发而出的拳芒烤的炙热,快要熟了一般,倒在地上嚎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气息收敛,虚弱到了极致,他将秋月扶起来搀到一边,随后来到精壮男子身边,蹲下身虚弱的问他:“我们这个月的俸禄在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精壮男子对着他冷哼一声,没有要告诉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也不多说,在他身上搜寻,精壮男子想反抗,但林墨给了他一巴掌就老实了,林墨从他身上找到一个储物袋,是低级秘宝,可以存放物品,林墨看了一眼,里面有不少东西,疗伤的药材,灵石都有少许,其中也包括了他们的俸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奴才,以前你们吞了我与我娘的俸禄,我限你们十天给我还回来,不然见一次打你们一次,直到打死你们,听明白了吗!”林墨冷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矮小男子早就害怕了,他嘴里一边求饶一边答应道:“好好好,我们知道了,饶了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站起来,冲着他们道:“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互相搀扶着,一瘸一拐的出去了,临走时看着林墨的眼神尽是恶毒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震惊的看着林墨,她觉得林墨像是换了一个人,之前的林墨比较温润,不喜欢打斗,性子随她,可今天的林墨丝毫不吃一点亏,将那几个恶徒收拾的服服帖帖,她心里自然是高兴的,因为这样林墨的处境才会好上一点点,但她也不忘记叮嘱林墨要小心那三人的报复,林墨点头表示自己会留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