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苍缈在线阅读 - 第一章 陌生的世界

第一章 陌生的世界

        偏远的街道,落叶满地,尽显萧瑟之意,街道尽头有座破旧的小型宅院,院内有两间小屋,并列建在不是很壮实的木质院门正对面,其右侧屋里的一张石床上,一位脸上带伤的少年闭目躺在那里,气息很微弱,只出不进,最后彻底断了气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他的上空涌现出一股耀眼的蓝芒,没入他的眉心,片刻后,这少年有了微弱的呼吸,猛然间,少年的双眼猛然睁大,嘴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感到浑身疼的不行,他艰难地坐起来,双眼迷茫地望着四周,这是一间简陋的屋子,算上他坐的这张,只有两张石床,一张桌子,两个石墩,虽简陋但很整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什么到了这里?”少年忍着身上的痛感,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的头剧痛起来,好像有上万根针扎进他的脑海,痛的他差点晕厥,他双手捂住头,皱着眉,额头上遍布冷汗,在极力抵抗这股痛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大量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,林家二少爷的私生子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我怎么成了私生子,这不是我的记忆!”少年名叫林墨,他的头不是那么疼了,在获得这些记忆后,他心里大骂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摊开双掌,望着这双伤痕累累的手,来回仔细查看,他掀开被子,想下床,但浑身的伤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到底怎么回事。”林墨疼的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心中无语至极,皱着的眉头大汗淋漓,脑海中布满问号,心里抓狂不已,这已经被电视剧用烂的套路竟然发生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偶然间,他看到披散在胸前的长发,右手颤颤巍巍的拽了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假发,这是长在我身上的头发!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四下寻找镜子,在屋门的左旁有一面擦得很亮的镜子,他特别想去看看自己现在的这副模样,可是他动不了,让他瞠目结舌的是身上到处是伤,感觉浑身骨头跟碎了一样,内脏也遭到极大震荡,这都能活下来?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名容貌很好,身穿粗布衣的女子满面泪痕,双手捧着碗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看到林墨醒来,脸上顿时出现喜悦的神色,她说了一句话,让林墨满脑袋问号,他怎么听不懂这女子在说什么,世界上有这门语言吗?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在记忆里努力搜寻记忆,得知这女子就是他的母亲,然后一种全新的语言信息也被他得知,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是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墨,你醒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母亲叫秋月,是林家二少爷的侍女,二人因每日形影不离的生活,渐生情愫,二人私定终身,最终生下一个孩子,取名叫林墨,林家得知后震怒不已,林家在外界的影响力很大,发生这样的事有损颜面,他们岂能蒙羞,林家将二少爷重重惩罚,把秋月与林墨分配到林家的偏远宅院,想极力掩盖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林家私生子的消息没几天就传到外面了,闹得沸沸扬扬,要不是看在林墨也是林家血脉,早被林家的元老拍死了,可即便如此,他们母子也过得很艰辛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闻言心中略有酸涩的轻轻点头,使用此地的语言,晦涩开口道:“娘,你又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一出,林墨也很奇怪,这明明不是他要说的话,但不知为何,他看到这女子满面泪痕,心里就很难过,所以才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擦了擦眼角,努力露出一丝笑容,说:“我高兴的,小墨,快把药喝了,你能好的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心酸的接过汤碗,眼角流下一滴热泪,他发誓,这不是他的情感,好像是血脉深处的羁绊,身体上本能的反应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眼前的女子他分明不认识啊,只是跟他真正意义上的母亲长得有点像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墨,是娘无能,让你受人欺负。”秋月看着林墨满身伤痕,哽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摇头,道:“我没事,娘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说完他吹了吹碗口,慢慢喝完这碗药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从他手中拿过碗,对他说:“你好好休息,我去找点药给你敷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点头,秋月走后,他强忍着痛,缓缓下地,扶着桌子坐到镜子前的石墩,镜子里的模样让他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镜子里的他容貌很稚嫩,面如冠玉,唇红齿白,双目如星,挺帅气的,细看这不跟他十七八岁左右差不多吗,并且他现在的头发很长,身穿棕色粗布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返老还童了吗,还是说我昏迷了很长时间,怎么有这么长的头发?”林墨摸着自己脸失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的记忆在这之前只截止在他被人追杀掉落悬崖,然后就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...我还是我自己吗?”林墨颤颤巍巍的望着镜中的自己,嘴唇都在颤抖,虽然容貌与他一样,但总觉得不对劲,不仅多了一些陌生的记忆,现在看到的人与物都是陌生的,他还是他自己吗?

        林墨原先是一个二十一岁的青年,学业完成后踏入社会,在一家公司上班,入职还不满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部门领导带着员工去度假村旅游放松,一切都很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有一天晚上,他外出去一座山上散步,当晚月光皎洁,道路很清晰,没成想,他目睹了一场杀人越货事件,越的是什么货他不得而知,他知道的是他活了这么长时间,这种事竟然被他碰到,他已经努力不让自己出声,本想绕过去,不曾想还是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歹徒实力悬殊,人数悬殊,对方有三个人,个个手拿利器,他就是一个普通人,如何应对,最终被迫跳崖,然后他就与外界没有了一点联系,意识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的混沌期,再醒来,就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为何命运如此坎坷,要这样对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父母和妹妹每天与他通话,让他有时间就回来看看,在外面要注意身体,此刻他心如刀绞,要是他们得知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已经死去了,他们该多伤心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林墨红着眼睛,眼泪不由自主的向下掉,他情绪太过激动,带动了内脏的伤势,导致他咳嗽不止,吐了口血,以前经常以自己忙的理由无法回家,现在可好,再也回不去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墨,你怎么下来了,快回床上躺着。”秋月走进来看到林墨坐在石墩上,嘴角还沾着血迹,急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深呼吸了一口气,将眼泪忍了回去,低落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月将他扶起,搀到床上,为他敷药,然后出去说要找一些补品给林墨,林墨挤出一丝笑容,对秋月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看着秋月的背影,心说她的儿子已经死去了,但林墨不能告诉她实情,否则两个世界的父母都要伤心,现在自己算是她的半个儿子,有责任好好照顾她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大概一个时辰,他伴着伤痛的心情无奈接受脑海中陌生的记忆,目前只能如此,他还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接受现在的一切,即便他知道这不是梦,但除了接受他能干什么?拿块豆腐撞死,再死一次吗?也许随着日子的推移,他能慢慢适应,然后寻找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根据脑海中的记忆确定了一点,他是以灵魂的状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,因为从外貌就能明显看出来,具体怎么来的无从得知,这里跟以往他所认知的一切都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名叫沧澜国的地方,他所在的城池名为天蜀城,这里地大物博,是一座无比庞大的城池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还提到这是个修道的世界,各个国度、修行宗门、修行世家林立,甚至还有各种强大的种族,只要自己够强,可以做到任何事,并且修为越高深,寿命就越长,在这里,几百上千年的老怪物很常见,这是从这具躯体里的记忆得知,凭他的身份,目前只能知道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这里,心里不安起来,因为这里是个相当于物竞天择的地方,此地一切的一切都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,他以后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吗,不过若能修炼的话,他或许还有路可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也许能修炼,是老天给我的一丝希望吧,日后修为达到一定程度,或许可以找到回家的路,目前还是不要跟人透露自身的信息吧。”林墨叹了口气,接着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林墨因为身份卑微,常常受到欺负,而且还是下人以下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碍于身份和环境使然,心中非常自卑,对一切逆来顺受,这次是因为林墨实在忍不了谩骂,因为他们骂到了自己父母头上,他含怒主动出手,结果换来一顿毒打,伤势严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,就凭口中吊着一口怨气撑到先前,无奈最后还是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的林墨是被当众打死的,然而打死他的人却没有受到惩罚,任其逍遥,林墨想到这儿心里不舒服起来,太残酷了,这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身体加上的我的灵魂,我们二人获得了重生,既然老天选择让我再活一世,那这次,你不会再受到屈辱,而我,则为了亲人,为了让歹徒绳之以法,势必要再次回去!”林墨没有沉沦,很快恢复过来,眼神坚定,这句话,在说给灵魂逝去的‘林墨’听,也是在说给失去躯体的自己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疑惑,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逝去,难道也能穿越吗,还是说他是得到上天眷顾,才能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先不想这些,这浑身的伤够我养一阵子了。”林墨靠在床头,叹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记忆中获得了自身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代林墨的修炼天赋比较中庸,仅是有修行资质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修行天赋极高的话,自身会与天地间的大道契合,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,是很玄妙,说不清道不明的,可能就是因为体质的原因吧,这种情况下,修行起来速度自然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八岁摸索着修炼,而一般情况下,人族在幼年六岁时就已经开始修行了,只是因为林家的不闻不问,才导致晚了两年,修到至今也才淬体六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中的原因也很鲜明,其一是对他的身份有芥蒂,其二就是资质不佳,不值得培养

        修行是要集天赋、努力、机缘、资源于一身,可林墨什么都没有,得知这种情况后,林墨不禁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毒打他的侍从是自进入林家后开始修行的,仅用了短短的五年就达到了淬体五层,虽说林墨修为比他们高,但他生性软弱,再者他们人多,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经常能受到林家的恩惠,赐下的丹药也够他们使用了,最主要的是,他们将林墨每月的俸禄和修行资源都占为己有,欺上瞒下,不然,林墨的修为何止如此,跟他一辈的林家弟子早已远远的将他甩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知道后仅仅能做到的就是愤怒,没有人为他主持公道,这也本来就是看在他是林家的血脉,再加上林家二少爷的苦苦哀求,每月才给予这些东西,林墨是死是活,林家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活的真辛苦,之前我还觉得我自己已经够累了,没想到,你比我还惨。”林墨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林墨性格懦弱,但道德品质却没得说,在涉及到自己父母时,他一点也不怯懦,有人敢对他父母出言不逊,他必将抗争到底,所以每次都是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忆到这里,林墨点头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还有一个对他特别好的表姐啊。”林墨的记忆中出现一位妙龄少女,长的很漂亮,名叫叶晨汐,这是林家唯一对他好的人,在修行上经常帮助他,据说是林墨伯母家里的亲戚,从小便被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二人是在林墨六岁时相识,那时候叶晨汐七岁,比他年长一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叶晨汐与小伙伴外出玩耍,不慎掉队,迷了路,转悠半天也没找到大门,走到了林墨母子二人的宅院,秋月和林墨悉心照料,最后林墨将她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这缘分就是缘分,二人便从此联系多了,叶晨汐经常偷偷给林墨送好吃的好玩的,林墨的大伯还一直呵斥她不让来这里,但叶晨汐私下里还是会来找他玩,并且教训欺负林墨的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晨汐的修炼天赋非常好,是林家的一批优等培养对象,虽然不是嫡出,但林家众人心里都清如明镜,叶晨汐家里多半指望不上了,不然何故一直生活在林家,所以她算是半个林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林墨看来,叶晨汐算是先前‘林墨’暗黑生活里的曙光,跟他的母亲一样,在这世上,目前能感受到的就只有这两人非常关心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墨躺下来重重的吸了一口气,他现在的处境何止是凄苦,而且在浩瀚无尽的宇宙中,果然是有生命存在,现在他所在的这个世界,看到的一切事与物,都可称为外星物种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