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- 第十二章

第十二章

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 厂区废墟处,三个人打得难解难分,其他人都站在外围看热闹。何晨光跟王艳兵好似生死绝杀,唐心怡明显是添乱的,打何晨光也打王艳兵,一片混乱。好不容易停下来,三个人散开,喘着粗气,呈三角对峙。唐心怡呈格斗姿势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俩。何晨光跟王艳兵相对一看,互相会意。突然,两个人一起冲上来。唐心怡大惊,急忙防守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凯飞站在旁边,不断地比画着,像操纵电子游戏似的,突然一愣:“嗯?游戏出bug了?改打主任了!”徐天龙说:“他们俩是想先把她打出局,再对战,不然决不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哪里打得过这两个人,左右格挡,连连退后。突然,何晨光使出杀招,唐心怡被打晕了,木然站着,一下子栽倒。宋凯飞惊道:“啊!把主任打死了?!”徐天龙大喊:“晕了!快救人!”几个人冲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监控中心里,陈善明一下子站起来。范天雷一挥手:“她是练家子的,这算什么?”陈善明坐下:“这玩大了吧?把军区游戏办的主任打晕了!”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游戏就是不流血的战争,战争就是流血的游戏。游戏办主任嘛,体验一下流血的游戏,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厂区处,何晨光跟王艳兵对视着。突然,两人冲向对方,一阵格杀。王艳兵被踢飞出去,落地,滚翻,摸到了狙击步枪。何晨光往后退去,也摸到了狙击步枪。两个人交替射击,向各自的掩体撤离……李二牛看着两人:“你们俩还打啊?!”徐天龙苦笑:“没决出胜负呢,怎么不打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顾晓绿抱着唐心怡,大喊:“主任!主任!”唐心怡晕着,眼神迷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何晨光跟王艳兵两人灵活规避,互相对射,把子弹都打光了。两人怒吼着,丢掉步枪,冲向对方。王艳兵明显不是对手,何晨光一脚将王艳兵踢了出去,王艳兵从窗户飞身下去。楼下的宋凯飞等人眼睁睁地看着。“咣当!”王艳兵落地,一片尘土飞扬。王艳兵呻吟着,吐出一口鲜血。何晨光站在窗口,冷冷地看着下面。王艳兵咬牙想站起来,又吐出一口血。何晨光纵身跳下,李二牛大喊:“可以了吧!再打就出人命了!”何晨光走向王艳兵。王艳兵挣扎着,却无法起身。何晨光走来,伸出右手。王艳兵抬眼看他,颤巍巍地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输了……”王艳兵眼一黑,晕倒了。何晨光站在那儿,抱着瘫软的王艳兵,一言不发。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,何晨光怒吼:“你们傻了?!叫救护直升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2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东方日出。红细胞基地军号嘹亮,国旗飘舞。菜鸟们穿着常服,陆续走进多媒体教室。何晨光站在门前张望着。走廊尽头,王艳兵鼻青脸肿,揉着眼从卫生队走过来。何晨光迎上去,王艳兵苦笑:“你想看看我被你打得有多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何晨光看着他。王艳兵笑笑:“没事,擦破点儿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力度可能大了点儿,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还说这些虚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真怕你有事。”何晨光抱歉地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高看自己了吧!”王艳兵说,“就这我能有事?哈哈!哎,对了,那女的什么来路?怎么见你就打啊?”何晨光发愁:“别提了,你忘了上次演习的事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起来了。就她呀?见我就打,我也没看清楚。长得挺漂亮的,看上你了吧?”王艳兵笑着说。何晨光一拳擂过去:“别胡说八道的,见我就打,还看上什么看上?”王艳兵龇牙咧嘴:“打是亲骂是爱嘛!”陈善明探头出来:“你们两个,在这里打情骂俏呢?!俩大男人腻歪什么?滚进来上课!”两个人急忙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媒体教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型地形图,范天雷在上面标注着蓝队各组狙击手挂掉的位置,然后标出红队的潜伏渗透路线和隐藏地点,最后在厂区的地图上画出了复杂的路线图,红蓝线条在地图上纵横交错。范天雷转身:“综上所述,红队在这次对抗训练当中确实技高一筹。蓝队整体混乱,虽然有战斗意识,但是没有战斗思维,不动脑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很开心,何晨光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”鼻青脸肿的王艳兵起立。范天雷看着他:“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首长,如果不是那俩女的突然闯入训练区域,红队不会得手的!红1是借助突发因素得手,不说明红队比我们蓝队技高一筹。我希望,再次进行对抗训练!我的话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点点头:“你坐下吧。”看着不服气的蓝队队员们,“你们是不是都这么想?”一片沉默。范天雷笑笑,问:“作为狙击手,深入敌后长途渗透是家常便饭。也就是说,你们不是打阵地战的步兵,你们所在的区域,不一定是剑拔弩张的战区前沿。在敌后活动,可能遇到的偶然因素太多了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,什么人都可能出现。如果你们在和敌人的狙击手紧张对峙,出现平民怎么办?难道你们就不作战了吗?难道你们要跟敌人说,等等,有偶然因素,一会儿再打?可能吗?这还是最简单的对抗训练,出现的也不过是我们的两个女兵。如果我把对抗训练安排在城市呢?你们会遇到多少偶然因素?到处都是人,你们就不打了吗?应对突发情况,本来就是狙击手的基本功。所以你们有什么不服气的?真的是当和平少爷兵习惯了,非得一切都按照预案来才觉得是训练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艳兵是明白人,知道自己错了,低下头。范天雷扫视着,说:“你们啊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进入状况呢?你们是什么兵?你们不是步兵不是装甲兵不是炮兵,不是说只有两国开战才进入战斗的。你们是特战队员,还是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种子选手!你们要比其他任何部队都更早投入战斗,甚至在开战以前你们就可能在敌国的首都活动了!定点清除、斩首行动—这不是你们该干的事儿吗?你们持这种观念能去清除和斩首吗?能混迹在复杂的城市街道当中,潜伏在狙击地点不被发现吗?恐怕脑袋都被敌人给砍了,还在那儿不服气呢!有什么不服的?打起仗来,第一个死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艳兵起立,痛快地道:“是!我知道错了!”范天雷挥挥手:“坐下吧。这种观念一定要扭转过来!教给你们特种作战技能倒是次要的,首先要培养你们特种作战的观念—要用脑子!特种作战就是非常规作战,你们用常规作战的思维,孤零零地深入敌后,光靠枪打得好、路跑得快,活不过三个小时!”下面的菜鸟们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吗?!”范天雷怒吼。菜鸟们起立大吼: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3

        宿舍里,唐心怡穿着吊带背心和短裤,正在擦跌打药,身上到处是青紫。顾晓绿坐在旁边帮她擦抹,唐心怡“哎哟”一声,顾晓绿急忙停手:“啊?怎么了?弄疼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摆手:“没事没事,继续擦吧。”顾晓绿继续抹:“唐主任,不是我劝你—你一个堂堂的大主任,还是个女干部,怎么跟俩小兵打架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你看见的是谁吗?”唐心怡转头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都画得满脸迷彩,我看着都一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那个兵!”唐心怡说着就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?”顾晓绿恍然大悟,“啊!我知道了!他不是铁拳团的吗?怎么去特种部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,他现在到特种部队参加红细胞特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红细胞?卫生员集训吗?”顾晓绿问。唐心怡苦笑:“你就别打听了。”她伸手去摘常服衬衣,“哎呀”一声。顾晓绿赶紧道:“哎呀!你要拿什么,我帮你拿吧!要穿军装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要出去一下,帮我叫司机在机关门口等我。”唐心怡穿好衬衣,打领带,默默无语,但是眼神凶狠。

        4

        红细胞基地的操场上,菜鸟们坐在小马扎上,对面的一块黑板上写着科目:敌后侦察。范天雷走上来:“今天下午进行理论课的学习。这门敌后侦察,是红细胞特训班的必修科目。你们以前在部队没学过,所以要专心点,别走神!我提醒过你们—专心点儿,别走神!”大家都纳闷儿,但是不敢说话。范天雷继续:“为了提高你们的专业技能,我给你们请了一个很特别的教员!唐主任,请—”菜鸟们还没反应过来。阳光投射过来,唐心怡的背影映在前面的地上。菜鸟们看着地上的影子,目瞪口呆—是个女的!菜鸟们眼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特战旅真有女干部!”宋凯飞嘿嘿直乐。何晨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。王艳兵很兴奋,看何晨光:“怎么了?”何晨光苦笑:“背后看,迷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王艳兵不明白。何晨光看了他一眼:“一转头,吓死人!”王艳兵听不明白:“嗯?”唐心怡转过脸—王艳兵一下子就掉在马扎下面了,菜鸟们一阵哄笑。唐心怡冷若冰霜地看着。王艳兵干笑着爬起来,坐下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对何晨光低声,“是她啊!完了!”何晨光面无表情地坐着:“告诉过你了,一转头,吓死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咳嗽两声,菜鸟们立即安静了,正襟危坐,何晨光和王艳兵坐得尤其笔直。唐心怡还是冷若冰霜,审视着他们。范天雷介绍:“这位是军区军事游戏办公室的唐主任,以前是特战研究中心的工程师,可以说是情报和特战的双料专家。就由她来教授敌后侦察这门特殊的课程,大家欢迎!”菜鸟们急忙鼓掌。范天雷说:“唐主任,你给他们上课,我去办公室了。”唐心怡敬礼:“好,参谋长。”范天雷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菜鸟们互相递着眼色。宋凯飞比画着手语;王艳兵摇头;何晨光竖起三个手指头,比画了一个半圆。唐心怡一回头:“你们在搞什么?”都不吭声。唐心怡指着王艳兵:“你!”王艳兵起立:“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,你们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唐教员,我们……我们在复习反恐手语!”王艳兵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恐手语?”唐心怡才不相信,“很好,告诉我,刚才手语的内容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艳兵不敢说话,唐心怡看何晨光。何晨光正襟危坐。唐心怡指指何晨光:“你!起来!告诉我,手语的内容是什么?”何晨光起立,也不吭声。唐心怡扫视着:“革命军人,连实话都不敢说吗?!”何晨光说:“报告!唐教员,不是不敢说,是不好意思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笑!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这里是课堂!我命令你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何晨光嗫嚅了一下,“报告……刚才我们的手语意思是,青年女性一名,身高一米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!还学会目测身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谢谢教员表扬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竖起三个手指头,画了个半圆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菜鸟们忍俊不禁,都憋着,有些人已经在笑了。何晨光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何晨光一咬牙,“他们推断你是b罩杯,我说是c罩杯!”菜鸟们哈哈大笑。李二牛懵懂无知,左右问:“啥是b罩杯?啥是c罩杯啊?”唐心怡脸一阵红一阵白,一跺脚:“别笑了!”都不吭声了。何晨光跟王艳兵站着,也不敢吭声。李二牛还在懵懂,举手:“报告!”唐心怡的脸憋得不行:“讲!”李二牛起立:“是!教员,啥是b罩杯,啥是c罩杯啊?”菜鸟们又乐了。何晨光跟王艳兵都忍不住乐了。唐心怡怒视着他们,气得说不出话。何晨光不笑了,王艳兵也止住了,大家都不敢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!红细胞特训班,观察敏锐啊?你们营救人质,还能推测出女性人质的罩杯?很不错啊!你们厉害啊!”唐心怡气得不行。何晨光说:“报告!唐教员,我们必须这样目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你还有理了!那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唐教员,当人质被匪徒劫持,要考虑一切可能影响狙击步枪弹道的因素!尤其是女性人质,胸的罩杯必须在狙击手射击弹道的考虑范围内!总不能……一枪打了吧?”何晨光说。菜鸟们终于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。唐心怡一脚踢在何晨光的胸口,何晨光后退几步,忍住疼。唐心怡怒吼:“我踹你,不是教员踹你,是被你侮辱的女性踹你!别说我干部欺负兵,这是你自找的!”何晨光忍住疼:“是!唐教员,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得了!红细胞特训班真不得了!你们真不愧是参谋长的掌上明珠!都给我听好了,既然你们精力这么过剩,上课就要变个花样!全体起立!”唰地一下,全部立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撤马扎!蹲马步!”—全都傻了。唐心怡笑着看他们:“精英们,不知道什么是马步吗?!”—菜鸟们蹲着马步,姿势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在他们面前来回踱着步:“从今天开始,就由我来给你们讲授敌后侦察这门课!从此以后,这就是你们上课的标准姿势!我的课不长,每节一个小时,中间有课间休息十分钟。鉴于你们确实精力过剩,课间休息时间给你们安排了课余活动—十分钟倒立。你们都是精英,都是兵王,我相信这对你们不算什么。”菜鸟们苦不堪言,谁都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走到何晨光面前:“我相信对于你更不算什么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唐教员,谢谢你的鼓励!”何晨光说。唐心怡看着他:“所以,要给你加点码!别人是马步,你是金鸡独立;别人是双手倒立,你呢—单手!开始吧!”何晨光换了金鸡独立。唐心怡冷笑一下:“受不了的话可以求饶,我这个人宽宏大量,可以放你一马。”何晨光不说话。唐心怡走向黑板:“好,现在我们开始上课。敌后侦察,离不开情报。所谓情报,是指被传递的知识或事实,是知识的激活,是运用一定的载体,越过空间和时间传递给特定用户,解决科研、战争、政治、经济中的具体问题所需要的特定知识和信息。情报具有三个基本属性。第一,知识性;第二,传递性;第三,效用性。现在我们来进行具体的分析和解读……”菜鸟们蹲马步,滋味不好受。何晨光金鸡独立,纹丝不动。唐心怡不时地扫他一眼,继续讲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……报告……”是宋凯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教员,我……我不行了,我不是从小练武的……”宋凯飞一脸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求饶就好,坐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凯飞急忙坐下,如释重负,其他人也陆续求饶坐下了。徐天龙左右看看:“报告,我也不行了。”李二牛看看:“龙龙,你坐下干啥啊?你不是练武的吗?”王艳兵笑笑,说道:“要不怎么说你是头牛呢?”徐天龙笑而不语。李二牛不明白:“咋了?这都啥意思啊?你们都对了这么久的暗号了!”王艳兵问:“还剩下谁站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看看,何晨光正金鸡独立,纹丝不动。徐天龙摇头:“二牛啊二牛,傻子都看出来了,唐教员是想收拾何晨光!你说我们陪太子读书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不仗义了吧!”李二牛瞪了他一眼,“何晨光可是咱兄弟啊,就看着他被收拾?”王艳兵叹气:“我说你是头牛吧,你还老反驳我!你啊,笨牛啊!”李二牛看看他们,又看看何晨光,再看看唐心怡,晕得不行。何晨光纹丝不动,唐心怡的眼神不时地飘向何晨光,但何晨光丝毫没有求饶的意思。李二牛一看:“啊?!对上眼了?!”王艳兵一把捂住他的嘴:“你喊什么?”唐心怡回头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被王艳兵捂着嘴,出不了声。唐心怡指指王艳兵:“你放手,让他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乱说啊!”王艳兵低声叮嘱李二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揉揉嘴,起立:“报告!唐教员,他们说俺是笨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嘿嘿乐了:“因为俺确实笨,没看出来……”王艳兵一阵紧张,恨不得钻地底下。唐心怡看着他:“没看出来什么?把话说完!”李二牛嘿嘿笑着说:“没看出来……唐教员……唐教员,你挺好看的!”王艳兵一屁股跌在地上,菜鸟们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也乐了:“坐下吧!上课不要走神!胡思乱想的!别以为你们想什么我不知道!我十四岁就当兵了,告诉你们,你们这样的我见得多了!都给我老实待着,好好上课!否则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!还想蹲马步吗?”菜鸟们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晨光还在金鸡独立,纹丝不动,脸上有汗不断滴落。唐心怡瞟了一眼:“现在我们继续上课。关于敌后侦察的一些基本原则,你们一定要记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办公室的范天雷拿着望远镜在看,金鸡独立的何晨光不时地瞟一眼唐心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在搞什么呢?”陈善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课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就剩下何晨光自己跟那儿单腿站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陈善明没反应过来。范天雷把望远镜塞给他:“傻瓜!早告诉过你,别惦记了!”转身走了。陈善明接过望远镜,仔细看看:“不会吧?那小子就是个一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5

        基地操场,骄阳似火,菜鸟们在墙根双手倒立,只有何晨光单手倒立着,汗珠吧嗒吧嗒地落在地上。唐心怡悠然自得地走到他们跟前:“刚才我们学习的是什么内容?”菜鸟们倒立着齐声吼:“情报搜集!情报判读!情报处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耐心,细致,认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耐心,耐心,再耐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晨光坚持着,肌肉在抽搐。唐心怡走过来,冷冷地看着他。何晨光稳定自己,坚持住。唐心怡转身走了:“如何判断一个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察言观色!旁敲侧击!半信半疑!假作真时真亦假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晨光喊着,汗水迷了眼。他的胳膊弯曲了一点,一用力撑了起来。唐心怡偏头看着,四目相撞,她急忙躲开。何晨光目视前方,咬牙坚持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行敌后侦察,离不开化装渗透。根据对象国和地区的国情民情,对自己进行合理的伪装,以便可以方便地进行活动。这是一门必修课程,也是一门学问……”所有菜鸟都坐着,何晨光还是金鸡独立地站着,居然还在做笔记。唐心怡看了一眼何晨光,何晨光目不斜视,继续写。唐心怡冷笑一下,继续讲:“当然,外形的伪装是必需的,但是更重要的是内心的伪装。你要相信自己就是你想伪装的那个人,你要坚信,你不是伪装成那个人,而是—你,就是他!”何晨光目不斜视,继续做笔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晚,菜鸟们在水房洗漱。宋凯飞一瘸一拐地端着脸盆进来:“到现在,我这大腿小腿还一起酸呢!还有我这胳膊,我这后背,一起酸!好像都不是我的了!”徐天龙刷着牙,嘟囔着:“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,不就是蹲了一会儿马步,玩了会儿倒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叫‘一会儿’吗?!”宋凯飞看他,“你站着说话不腰疼!我带你上天飞几个高难度,我也可以跟你说‘一会儿’!尺有所长,寸有所短!你别老拿你擅长的来笑话我!”王艳兵笑道:“哟!就这几天,飞行员长进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也觉得啊!”李二牛跟着附和。宋凯飞看了看说:“你们俩就别一唱一和地嘲笑我了!哎,何晨光呢?你们铁三角,怎么就剩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唐教员不是给他布置了作业吗?在电脑室好好学习呢!一万字的论文,要今天完成,明天就看!乖乖,一万字啊!我就是抄,也得抄好几天啊!”王艳兵咂咂嘴,摇头。宋凯飞歪头想:“也不知道何晨光这小子走什么桃花运了,这小唐教员看他的眼神就不对。他们俩以前认识吗?”王艳兵苦笑:“要是以前不认识,现在能这么恨之入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天龙问:“他们俩到底怎么了?”王艳兵说得一脸轻松:“没什么,何晨光把小唐教员的衣服给脱了。”“咣当!”宋凯飞的脸盆掉地上了。徐天龙看看他:“你激动什么啊?又不是你干的!”宋凯飞蹲下捡起脸盆,笑笑,说道:“没事没事,我手松了,继续继续!”王艳兵左右看看:“继续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说啊!我就愿意听八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是我兄弟,我能随便八卦吗?”王艳兵继续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得了,你不是喜欢我那飞行夹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艳兵笑笑,说道:“送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对,你赶紧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!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在旁边说道:“看看,这就是兄弟啊!一件飞行夹克就打发了啊!”宋凯飞推他:“你别打岔,二牛!我这耳朵都支半天了,再不说就成兔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说,他就说啊?他是俺兄弟!”李二牛看王艳兵。王艳兵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行行,你不是惦记我那飞行员墨镜吗?送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高兴了:“哎!真八卦!俺是真见识了,这男的八卦起来比女的都厉害啊!”宋凯飞着急道:“能说了吗,艳兵同志?”王艳兵笑笑,说道:“行,那我就从头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脑室里,何晨光还在挑灯苦读,屏幕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论文。何晨光伸了个懒腰:“终于快完了!”一伸腿—啪!军靴踢开了电源,电脑马上黑屏了。何晨光看着电脑目瞪口呆,痛心疾首:“我怎么就忘了存盘了呢?!”说着苦笑着弯下腰,插好电源,重新启动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6

        水房里,菜鸟们哈哈大笑,一片热闹。王艳兵看着菜鸟们说:“他就穿着女式07迷彩服,那帮笨蛋蓝军居然都没发现!”紧接着又是一片哈哈大笑。徐天龙说:“我说呢,怎么小唐教员一见何晨光,就跟猫见了鱼似的,恨不得一口吃了!我还以为何晨光那小子交了桃花运呢!”宋凯飞笑道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啊!看来我还有机会啊!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机会了。”李二牛洗着衣服。宋凯飞看他:“什么什么,二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说,你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难道我不比何晨光帅吗?再说何晨光比小唐教员小啊!难道姐弟恋吗?”宋凯飞说。李二牛说:“不是帅不帅的问题,更不是年龄的问题。俺知道,你没机会了。唐教员喜欢上何晨光了,心里不可能有别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牛,你怎么知道的?我还以为你是一张白纸呢!”王艳兵问他。李二牛凑过去:“俺跟你说过,俺在老家跟翠芬定亲了吧?”王艳兵点头。李二牛嘿嘿直乐:“翠芬是俺初中同学,坐在俺前面,梳个长辫子。俺小时候可淘气,天天看这长辫子在前面晃。初三那年刚过完小年,俺放炮,就把火柴带学校去了。翠芬梳着长辫子坐在俺前面,俺就……”王艳兵瞪大眼:“你干啥了?你别告诉我……”李二牛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那时候小,淘气!俺就拿出火柴,把翠芬的辫子给点了!”菜鸟们都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烧出事儿吧?!”宋凯飞问。李二牛继续说:“没有没有,就是一瞬间,‘轰’地一下子,她脑袋就成一个大火球了!俺一看不好,正好棉袄在桌上,就把她脑袋给捂上了!火一下子就熄了,就是头发都烧秃了,跟被狗啃过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,翠芬只好戴个帽子来上学。俺被俺爹暴打一顿,老师给俺调了座位,到角落自己坐着。翠芬一看见俺就哭,一看见俺就哭,吓得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她应该恨你才对啊,怎么还愿意嫁给你呢?”宋凯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笑笑,说道:“俺初中毕业,因为家里面的原因,就出去打工了,两年没见过翠芬。后来回家过年,又看见翠芬。她又梳了个大辫子,但还是一见俺就哭,只是不像小时候哭得那么厉害……俺妹妹告诉俺,翠芬一直跟她打听俺的消息。原来,翠芬……一直在想俺……那时候俺才知道,原来恨到了极点,就会变成爱。因为恨,所以天天惦记你。惦记久了,你就在她的心里了,她就再也离不开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菜鸟们都安静地看着李二牛,李二牛一脸懵懂。菜鸟们由衷地鼓掌,李二牛紧张起来:“咋?俺又说错话了?”王艳兵竖起大拇指:“二牛,原来真正的聪明人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聪明?得了吧!不说俺山炮就不错了!”李二牛憨笑。王艳兵大笑道:“你不是山炮,我们才是山炮!”这时,何晨光端着脸盆进来:“这么热闹!开联欢会呢,哥儿几个?”菜鸟们都不吭声了,看着何晨光。何晨光纳闷儿:“你们看我干吗?”宋凯飞一把抓住他的手:“快跟我握握手!”何晨光一愣一愣的:“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不能找个媳妇,让我妈高兴高兴,就指望你给我传点儿仙气了!”宋凯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找媳妇?什么仙气?”何晨光听得一头雾水。徐天龙叹息:“哎!这年头啊,最可气的人是—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啊!”何晨光甩开宋凯飞:“你们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?”他站在李二牛跟王艳兵中间刷牙。两个人都看他。何晨光刷着牙问:“你们俩怎么也这么怪?到底怎么了?他们说什么呢?”李二牛看他:“没,没啥!俺洗完了!”说完跑了。何晨光看王艳兵:“怎么了?”王艳兵看看他,想想:“我也洗完了!”也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晨光看大家,看谁谁跑,最后只剩下他自己孤零零一个。外面的走廊一片笑声,何晨光刷牙:“神经病吗不是?这帮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军区机关的宿舍楼里,灯光点点,穿着睡衣的唐心怡坐在沙发上发呆。笔记本电脑开着,屏幕上是何晨光阳光般的笑脸。唐心怡入神地看着:“你知道吗?从来没有人可以打倒我,只有你。”一滴眼泪慢慢地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7

        红细胞训练基地操场,队员们正在进行格斗训练。范天雷坐在太阳伞下,戴着墨镜喝啤酒。陈善明一愣,慢慢站起来。“看什么呢?”范天雷一转脸,唐心怡远远走来。陈善明嘟囔道:“今天没有她的课啊!”范天雷回过头,喝了一口啤酒:“不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那她是来找谁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会说,‘谁都不找,随便来看看’。”范天雷继续喝着啤酒。陈善明纳闷儿。范天雷笑笑,没说话。唐心怡走过来:“参谋长好,陈教官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起身:“怎么今天跑来了?你的课不是在明天吗?来找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参谋长,谁都不找,随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善明看范天雷,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不管是随便来,还是特意来,红细胞基地永远对你敞开大门。”唐心怡敬礼:“谢谢参谋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坐。你是我们的特聘教员嘛!自己人,不说见外话!”范天雷笑着说。陈善明给唐心怡打开一张折叠椅,唐心怡道谢,坐下。范天雷看看陈善明:“那什么,你去,叫他们集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刚开始半个小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你去,你就去!废话怎么那么多?”范天雷瞪了他一眼。“是!”陈善明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,陈善明已经招呼菜鸟们集合了。菜鸟们都看见了唐心怡,又不约而同都看着何晨光。何晨光纳闷儿地看看大家,又看看唐心怡。唐心怡赶紧错开眼,范天雷视而不见。陈善明吹哨子:“都傻站着干什么?!列队!”菜鸟们赶紧集合。唐心怡若有所思,眼神飘过去。目光相撞,唐心怡赶紧躲开。何晨光好似明白了,想着什么。范天雷一挥手,陈善明跑过来:“五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都有什么科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格斗基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改为城市反恐应用射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上周不是刚练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抬眼。“是!”陈善明转身去了。范天雷着唐心怡:“小唐主任,城市反恐应用射击你应该熟悉,今天你给他们授课。”唐心怡愣了一下:“我?你的这些部下,应该都是反恐应用射击的高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样,他们习惯从兵的角度去思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苦笑道:“我明白参谋长的意思了—要我从匪的角度去教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思维要全面嘛!你要不要去准备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正好我车上带着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小唐主任!”范天雷叫道。唐心怡回头:“参谋长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特种部队虽然带着诡秘的色彩,但那是在行动开始以前。一旦确定目标,那就要简单直接,行动果断!优柔寡断要不得,不仅害自己,也害别人!”唐心怡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可能我话说多了。你去吧,小唐主任。”唐心怡想想:“我明白了,参谋长,谢谢你。”敬礼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细胞基地宿舍前,菜鸟们列队立正。陈善明站在队前:“今天的科目有变化,改为城市应用反恐行动!去穿装备,领武器!十五分钟后在城市反恐场地集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菜鸟们一哄而散,往回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里,菜鸟们匆忙地换上07通用迷彩的战术背心。何晨光快速地换衣服,好像有心事。徐天龙换好衣服,催促着:“快快!时间要到了!”大家匆忙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市反恐场地,全副武装的菜鸟们整齐地列队。范天雷站在他们面前,唐心怡换了07迷彩服。菜鸟们都看何晨光,何晨光目不斜视。范天雷看着队列:“今天我们临时改一下科目,是因为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号,这里是狼穴。收到请回话。完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拿起别在腰里的电台:“收到,请讲。完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立即挑选一个最好的小组,到旅部来,有紧急任务。完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。完毕。”—大家都目瞪口呆。范天雷看看队列:“得,训练搞不了了,我得去干活了。”何晨光吼道:“报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我们就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一愣,唐心怡也一愣。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怎么着?烈狗崽子拴不住了?嗷嗷叫了?你们都这样想的吗?”菜鸟们怒吼:“对!我们就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出去耍耍了?”范天雷看大家,“好!我喜欢你们这种精神!不过你们还没出师,我不能带你们去。这可是真枪实弹,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们人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我们已经做好准备,为国捐躯!”何晨光吼道。范天雷看看他:“他准备好了,你们准备好了吗?”菜鸟们怒吼:“时刻准备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很好!非常好!你们这十个小伙子,论本事不是最大的,但是论精神,你们是最勇敢的!俗话说得好,无知者无畏!因为你们不知道生死是怎么回事,所以现在你们才这样喊!当你们知道子弹穿过脑袋你们就没命了的时候,你们就不会这么喊了!都给我带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苗狼,带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”何晨光立正,“我们恳求您,批准我们参战!”菜鸟们怒视范天雷,都是杀气冲天。范天雷看看唐心怡,看看陈善明:“好吧!就带你们去见识见识,开开眼界!上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上车!”陈善明一声令下,菜鸟们提着武器上了两辆猛士车。唐心怡和何晨光对视着,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你也去吧。”唐心怡道: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这帮小家伙都没战斗经验,有些事靠我一个做不来。怎么,你不敢?”范天雷笑着说。唐心怡道:“笑话!参谋长,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上我的车,车上说。”两个人上了一辆越野车,风驰电掣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8

        作战简报室里,菜鸟们坐在桌子后面。范天雷带着唐心怡进来了,大家都纳闷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立!”范天雷一声吼,菜鸟们唰地起立。旅长何志军走进来:“都坐下吧。”菜鸟们坐下。何志军看了一眼:“嗯?参谋长,怎么都是新训队员?我不是要你叫最好的人吗?”范天雷立正:“是,他们就是最好的。”何志军有点蒙,左右看看:“你得知道这事儿的严肃性,不是让你去练兵的。任务失败,你要上军事法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明白。”范天雷啪地立正,“一号,他们就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既然你负责这次行动,我相信你的判断。”何志军转头看见唐心怡也在,“小唐主任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起立:“报告!旅长同志,参谋长同志希望我能参加这次行动。我已经向军区首长汇报,并且获得批准。”何志军点点头:“好吧,都不是外人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志军看着大家:“同志们,刚刚接到总部紧急命令,某国际恐怖组织的头目即将进入我境内。警方情报表示,该组织很可能在我境内展开恐怖活动。打击恐怖活动,是解放军义不容辞的责任,更是我们特战旅的本职工作。有关部门启动了联动反恐紧急预案,我们就是这个预案的组成部分。”投影幕上出现了一个光头壮汉。“他的绰号叫章鱼,本名不详,国籍不详,年龄在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。亚洲黑色特别行动小组组长,与国外许多恐怖组织头目有密切的联系。曾经在境外组织对我游客与外派人员的恐怖活动,被我公安机关与国际刑警组织联合追捕多年,血债累累,罪恶多端。情报显示,他将在明天搭乘航班从沧海市入境,现在还不清楚他要组织什么恐怖活动。这是沧海市地图。沧海市的地形地貌非常复杂,市区一面临海,三面环山。情报部门判断,章鱼已经在沧海市附近建立了据点,安插了内线,并且派遣了大批恐怖分子入境。我们的任务,就是配合公安机关对章鱼进行跟踪侦察,发现其巢穴以后,实施突击行动,一举捣毁这个恐怖组织在我境内的秘密巢穴!”菜鸟们聚精会神地听着。“章鱼不是个简单的角色,他组织恐怖活动多年,纵横多国却毫发无损。他的部下,相当一部分是外军特种部队退役的老兵,并且持有精良的武器装备。也就是说,这会是一场真正的战斗!我相信,你们能够完成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!具体行动由参谋长布置。你们都是新人,要记住一切行动听指挥!士兵们,你们准备好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刻准备着!”大家站起来,怒吼。何志军冷冷地注视着他们:“行动代号—黑拳!从代号就应该明白,这是一次高度保密的黑箱行动,希望你们铭记保密纪律!我的话完了!”大家敬礼。何志军还礼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军区六十五名种子选手,现在就剩下你们十个人,我相信你们确实是最好的。你们各有特长,受训多日,更多的话不需要我说了。人人都怕死,这不可耻。有想退出的吗?”范天雷看着大家。没人吭声。“出了这个门,再腿软就要执行战场纪律了。所以你们都要想好,到时候不要怪我不留情面。最后问一次,有退出的吗?十秒钟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菜鸟们呼吸急促,都不吭声。李二牛满脸是汗,突然喊:“报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退出?”范天雷脸色铁青,“站到门外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俺是想问……可以给俺媳妇打个电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可以,但是不该说的,不要说。还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了!”李二牛有些紧张。范天雷抬手看表:“时间到了。士兵们,我们的荣誉是什么?!”菜鸟们怒吼:“忠诚!”

        9

        红细胞基地,菜鸟们排队站在办公室外,轮流着打电话,没有王艳兵的身影。宿舍里,王艳兵从背囊中取出奶奶的相框,小心翼翼地擦擦,放在自己的床头。“奶奶,从小您就教育我,不管长大以后是穷还是富,都要做个好人。您说咱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好人,爸爸小时候也很懂事,学习也好,还考上了警校,不知道长大了怎么变了……您相信爸爸会回家的,可是他一直没回来……”王艳兵的眼泪下来了,“我答应过您,长大以后要找到爸爸,把他带到您的面前……可是现在,我怕我不能实现这个誓言了。奶奶,说不定,我要去和您作伴了……在这以前,请让孙子给您敬个军礼!”王艳兵立正敬礼,泪如雨下。他想了想,颤抖着手从背囊里取出另外一张照片—一个穿着旧式橄榄绿警服的年轻人,英气勃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艳兵苦笑,把照片放在奶奶相框的旁边:“爸,虽然我恨你,但是不管怎么说,你也是我爸爸。你为什么放着警察不做,去做贼啊?为什么你要丢下我,丢下奶奶,丢下妈妈……爸,没有你,我真的好难受……你知不知道,这么多年,我一直被人欺负啊……爸……没爸爸的小孩,我怎么过的啊……”王艳兵终于哭了出来。走廊里,何晨光在外面听着,没有进去,默默地站着。宿舍里,王艳兵泣不成声:“我恨你,可是我也想你……爸爸……你回家吧……爸爸……不要丢下我……”王艳兵趴在床上号啕大哭。屋外,何晨光含泪忍住。王艳兵趴在床边泣不成声,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。“想哭,就哭出来吧。”何晨光拍拍他的肩膀。王艳兵压抑多年的情感终于爆发出来,何晨光紧紧地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爸……是警察?”何晨光默默地注视着照片。王艳兵笑笑,比哭还难看:“曾经是……后来做了贼。谁也没想到他会去做贼。我奶奶一直把我爸爸当成我们家的骄傲,我也是……他曾经是一个好警察,真的是好警察!他还立过功,二等功!他还跳水救人,上过报纸……可是,他后来变了……真搞不懂,他为什么这样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辈的事情,我们都搞不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被判刑以后,你知道我和奶奶是怎么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想到。”何晨光看着他。王艳兵摇头说:“你想不到……一个警察的儿子,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—父亲、母亲、尊严、童年……人生一下子从彩色变成了黑色。如果我不当兵,也许现在跟他一样,已经被判刑了。”何晨光看他:“你现在是军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很感谢部队,我在这里找到了人生的方向!我愿意为军队奉献一切,包括我的生命!”王艳兵哭泣着说。何晨光道:“生命只有一次,每个人都会失去。如果真的要在年轻的时候失去,我们就让生命失去得有意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谢谢你,何晨光……你们都去打电话,我却不知道打给谁,我没有亲人了……”王艳兵看着他说。何晨光认真地说:“我们就是你的亲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晨光举起右手。王艳兵看着,颤巍巍地举起右手,两个人握在一起。何晨光点点头:“兄弟!”王艳兵的眼泪慢慢流下,点头:“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10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里,李二牛握着电话抹眼泪:“翠芬,俺跟你说,这次俺要是回不来,你赶紧找个人,知道不?”翠芬穿着饭店服务员的制服站在前台:“你说的啥话?二牛,你咋了?你不是在当兵吗?咋又要死要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啥……部队有点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干啥啊?是不是打仗了?”翠芬一脸着急。李二牛连忙说:“没有没有。演习知道不?就是俺小时候玩的打仗游戏!只是这次不是用木头枪,是用真的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玩打仗游戏咋还有啥回来回不来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部队的事儿,很难说。你想想,车祸还可能死人呢,何况好几万人动枪动炮的?翠芬,俺跟你说的是真的,要是这次俺去了回不来,你就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!俺跟你说,李二牛!俺胡翠芬不是你想的那种人!你烧俺的头发,这笔账还没算呢!你不能死!你得给俺活着回来,知道不?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牛哭着:“知道……”翠芬也哭了:“二牛,你不会有事的!俺……俺还等着跟你算账呢!你欠着俺的,这辈子你就得给俺当牛做马!你得偿还俺!你给俺记着……不许死!你是俺的,你不许死!你……你不许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翠芬,俺知道,但是俺要是真的……你赶紧再找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!俺生是你李二牛的人,死是你李二牛的鬼……你要是死了,俺去伺候你爹娘,俺守寡一辈子……俺……不会跟别人的,俺等你……”翠芬挂了电话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张丽娜在前面看着她,翠芬擦着眼泪:“不好意思啊,老板……俺……”张丽娜一声叹息:“你对象是当兵的吧?我爸也当过兵,上过前线。我也是军人子弟,在部队大院长大的,这点事儿我明白。你今天休息吧,别上班了。”翠芬说:“老板,俺没事,俺没事!您别开除俺……”张丽娜苦笑道:“别说傻话,照发你工资,也算我这个军人子弟给部队做点儿贡献吧。你休息几天吧,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。”翠芬感动道:“老板,俺……”张丽娜说:“别太难过了,部队演习是常有的事儿。他是新兵吧?紧张过度了。哪儿那么容易就捞到死亡指标啊?回去休息吧,翠芬。”翠芬擦泪,鞠躬:“谢谢老板!不过俺不休息了,俺好了!俺家二牛从小就胆小,他也是听风就是雨!您给俺发工资,俺不能休息!俺去干活了!”说完跑了。张丽娜看着她的背影,笑笑,说道:“这孩子,真朴实!领班!”一个穿深色制服的女孩儿走过来。张丽娜说:“把翠芬提为领班,以后你多带带她!工资按照领班的标准发,明白吗?”女孩儿迟疑道:“是,老板!那我……”张丽娜说:“湖南路开了一家分店,下个月你去当大堂经理。”领班笑了:“谢谢老板!”

        11

        机场上,直8b直升机的螺旋桨刮着飓风轰鸣着。背着大背囊,手持各种武器的菜鸟们肃立。他们每个人都携带了不少于两把长枪,还有手枪和微声冲锋枪,武装到了牙齿,携带了所有可能使用的武器装备。陈善明站在他们跟前,苗狼在整队。一辆猎豹开来,范天雷跟唐心怡跳下车,看着他们。陈善明上前:“报告!参谋长同志,红细胞特训班集合完毕,请您指示!”范天雷看着队员们:“不说那些废话了,是英雄是软蛋,战场上比比看!出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出发!”陈善明令下。范天雷一声喊:“何晨光!”何晨光跑步过来:“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心怡看着何晨光。范天雷从车上拿出那把裹着迷彩枪衣的狙击步枪:“这个交给你。”何晨光接过,一把揭开枪衣—一把保养得非常好的85狙击步枪,但没装瞄准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的枪。”范天雷看着他。何晨光持枪,敬礼:“谢谢参谋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天雷还礼:“希望你能继承你父亲的遗志,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国军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晨光从背囊中取出那个盒子,打开—染血的瞄准镜露出来。何晨光把瞄准镜安在枪上。“哗啦!”瞄准镜在滑轨上装好,旋上按钮。何晨光大吼:“我会的!”范天雷说:“去吧。”何晨光看了唐心怡一眼,一转身,上了直升机。唐心怡问:“他父亲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烈士,也是我的老排长,牺牲的时候是特战旅的作训参谋。”范天雷神色阴郁。唐心怡一下呆住了。“多了解了解,有好处。我们走吧。”范天雷从车上拿下大包小包,长枪短枪,上了直升机。机舱里,菜鸟们坐成两排。看见范天雷跟唐心怡上来,菜鸟们立刻往后闪—把何晨光闪了出来。何晨光左右看看,也急忙起身往后闪。王艳兵看他:“你往我这儿凑什么啊?那么大地方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躲什么啊?都往这儿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们这儿有事,对你保密,你赶紧过去!多挤啊!”李二牛说。何晨光无奈,又坐回去。范天雷看看,面无表情:“你坐这儿吧。”唐心怡跟何晨光坐在一起,后面的菜鸟们立即看着他们俩。何晨光坐着,很尴尬。陈善明有点儿晕,范天雷看了他一眼,立即闭目养神。苗狼本来还左看右看,此刻也立即闭上眼。范天雷笑笑,说道:“都睡觉,到地方再醒。”菜鸟们立即闭眼,动作整齐划一。何晨光跟唐心怡挨着坐,却都不敢看对方。飞行员看看,握住操纵杆,直升机轰鸣着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升机一倾斜,机舱里的人东倒西歪。唐心怡没坐住,一下倒在何晨光身上,何晨光急忙扶住,两个人目光对视。何晨光扶着唐心怡:“小心点。”唐心怡没说话。何晨光扶她坐正了,松开手。其他人都在闭目养神,李二牛还夸张地打起呼噜。王艳兵没睁眼,咬着牙:“你都要把我耳膜震破了!”李二牛闭着眼:“不打呼噜哪里像睡着了?”说完声音更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服了你了!”王艳兵侧头继续睡。对面两人都愣坐着,看着前面。王艳兵眯缝着眼观察:“没动静啊!这笨蛋!”李二牛说:“急啥?心急吃不了热豆腐!睡觉,别吓坏他俩!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升机在空中飞翔,机舱里,大家都在闭目养神。何晨光正襟危坐,唐心怡心神不定,两人的手都放在座位上。直升机又一个颠簸,所有人都没醒。两只手碰在了一起,何晨光的手急忙躲,被唐心怡抓住。何晨光一惊,看着唐心怡,唐心怡也看着他。何晨光一挣,没挣开,却放弃了。唐心怡紧紧地握住何晨光的手,看着他,眼神火辣辣的。何晨光的手心开始冒汗。王艳兵眯缝着眼,跟猫头鹰似的睁开一只,猛推李二牛:“哎哎!抓住手了!”李二牛没动,张着嘴,流着哈喇子,呼呼大睡。范天雷眯缝眼,嘘了一声。王艳兵会意,急忙闭眼,继续装睡。两只手紧紧地抓在一起。唐心怡不说话,有些羞涩。何晨光注视着她,也说不出话。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。陈善明在直升机后面顶顶帽子,露出眼:“哎!这年头,旱的旱死,涝的涝死啊!”唐心怡和何晨光默默地坐着,一语不发,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升机在空中飞翔。前方,已经可以看见蓝色的海岸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沧海市国际机场,一架国际航班在跑道上缓缓降落。机场大厅里人来人往,进出关的乘客们拖着箱子急步走着,墙壁上的摄像头不时转动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