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- 第十五章

第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 空地上,突击队员们整齐列队,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,眼神锐利。龙飞虎扫视了一遍全副武装的队员们:“记住我叮嘱过的,不要放单。上刺刀!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唰—”一排雪亮的刺刀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发!”龙飞虎一声令下。队员们唰地向右转,小虎队嘴里都还叼着草,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,跟在猛虎队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辆突击警车疾驰停下,龙飞虎纳闷地侧脸看去,路瑶穿着警察作训服跳下车,打开后备厢,取出霰弹枪,娴熟地检查着。龙飞虎愣住了。雷恺走过去:“哟,重案组也来搜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局长要求所有机动警力,除了必要的备勤都参与搜山。”路瑶套上防弹背心。雷恺看着他们,笑笑。龙飞虎黑着脸走过来,上下打量着说:“麻烦你们把鞋带塞进里面。”路瑶低头看,龙飞虎强调说,“进山以后,到处都是枝蔓,鞋带会钩住枝蔓把自己绊倒的。突击队的新人都必须把鞋带塞进里面,预防不必要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瑶望过去,所有突击队员的鞋带都整整齐齐地塞在里面。路瑶有些心虚地看他:“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管不着重案组,这只是一个建议。再会,路组长,有什么情况可以叫我们。”说罢龙飞虎转身走了。路瑶倔强地不吭声,等突击队都走远了,才低声命令道:“快,把鞋带都塞进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丛林的夜里黑茫茫一片,一张张涂抹着厚厚的伪装油彩的年轻的脸,雪亮的刺刀在月光下闪烁着冰一样的寒光。猛虎突击队担任尖兵任务,在队列前方据枪搜索。小虎队紧随其后,嘴里还塞着草,呈扇形散开,和队伍保持着一米五的间隔跟随着搜索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林的另一边,有手电的亮光在晃动。路瑶带着重案组的队员,打着手电持枪搜索。李欢穿着警察作训服,警用军靴,手拿着gps,满头是汗地站在前面。小刘跟上来问他:“你到底行不行啊?能不能带路啊?”路瑶走过来问:“怎么样,找到路没有?”李欢拿着gps左顾右盼:“我看哪里都一样……不知道该怎么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路瑶拿出手机—完全没信号。小刘看着黑乎乎的山林,有些哆嗦:“组长,我们怎么办啊?我听说这山里有狼。”话音未落,丛林里传来一声狼嚎,所有人都吓一跳。路瑶拿起霰弹枪壮胆:“怕什么?我们有枪!别那么没出息!走!”队伍小心翼翼地在林间穿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前方丛林里扑棱棱飞起一只鸟,小刘一声尖叫,大家急忙蹲下。路瑶气不打一处来:“一只鸟,你瞎喊什么?”小刘不敢吭声,路瑶站起来继续往前搜索。“噌—”又是擦枝叶的声音,路瑶高喊:“快!那边!”举枪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小刘被枝蔓绊倒了,李欢急忙把她扶起来。小刘一脸痛苦:“我,我脚崴了!”路瑶看了看:“李欢留下,其余人继续跟我追!”李欢警惕地看着四周,握紧手里的微冲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李欢举枪上膛,紧张地问:“谁?!我是警察!不许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动你怎么看得见我?”戴着夜视仪的郑直从树后面慢慢走出来,招招手。小虎队的其他队员也慢慢从树后闪身出来。郑直走过来:“你们是哪部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!你说我是哪部分的?!”李欢口气不怎么好。郑直笑:“重案组不是在4201地区搜索吗?怎么跑到我们的搜索范围来了?我们看见前面有人,还以为是疑犯呢。”李欢嚅嗫着:“我们迷路了……这gps真不好使。”沈鸿飞摘下夜视仪走过来:“怎么就你们两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余的人跟着我们组长去追了!”李欢说。沈鸿飞一下子紧张起来:“追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是谁,一闪就没影了,跑得特别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鸿飞紧张起来,对着陶静和何苗:“母老虎和孟加拉虎留下,其余的人跟我追!记住,不要放单!他们往哪儿去了?”李欢一指,沈鸿飞拉下夜视仪,快速往那个方向扇形搜索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2

        密林深处,路瑶带着重案组的三个民警跑过来,气喘吁吁地站住,观察着。四周一片漆黑,一个民警问路瑶:“组长,我们往哪边追啊?”路瑶左顾右盼,看哪里都一样。路瑶咬牙:“我们分头追,两人一组!我就不信他能土遁了!”四个人分开两路,快速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少顷,小虎队从密林里闪身出来。郑直伸手,队员们就地蹲下,沈鸿飞慢慢地低姿运动过来:“什么情况?”郑直低声说:“他们分开了。我们怎么办?”沈鸿飞戴着夜视仪,观察着前方:“分成两组,保持无线电通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郑直起身,赵小黑和段卫兵迅速跟上,小虎队分开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深的密林处,枝繁叶茂。路瑶带着民警小田小心翼翼地前进。这种林子平时少有人行走,到处都是凹凸不平。突然,小田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路瑶拿着手电照过去—小田的脚腕被捕兽夹夹住了。路瑶着急地撕开他的裤腿:“你流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田脸色煞白,痛苦地呻吟着。路瑶刚想说话,突然“噌”的一声,路瑶转身举枪,一只手猛地捂住她的嘴,把她带到地面上。路瑶一惊,霰弹枪也被夺走。路瑶挣扎着,龙飞虎戴着夜视仪,躺在地上紧紧抱着她,凑在她的耳边:“别出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瑶一愣,转脸看向小田,沈文津紧紧捂住小田的嘴,俯在耳边低语:“自己人,嘘—”小田痛苦地点点头。沈文津咬下左手的手套,塞在他嘴里:“兄弟,忍一下。”小田死死咬住手套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飞虎还捂着路瑶的嘴:“别出声,我就放开你。”路瑶点头。龙飞虎慢慢放开她。路瑶一把推开他,压低声音:“你们在干什么?!”龙飞虎坐起来:“你们闯进我们的搜索范围了。”瞬间,戴着视仪的突击队员从龙飞虎身边涌出来。路瑶气不打一处来:“那……那你就可以攻击我?”龙飞虎低语:“目标就在前面,大概100米。”路瑶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?”龙飞虎指着自己的夜视仪:“我有晚上的眼睛。别出声,我们已经包围他了。”龙飞虎示意她轻声,慢慢起身。队员们跟着他往前慢慢低姿态前进,路瑶紧张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谷里,一支猎枪慢慢地从树丛里伸出来。突然,斜刺冲出一个黑影,一阵惨叫声从树丛里传出来—猎奇咬住那人的右胳膊,直接把他带倒在地上。猎枪枪口被带歪了,“砰”的一声直接射击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密林当中,凌云一个激灵:“哪里打枪?!”沈鸿飞判断了一下,一挥手:“那边,走!”两个人快速往那边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谷里,猎奇咬着那人不撒嘴。韩峰打了一个呼哨,猎奇这才松嘴。那人刚想起身,猎奇汪汪叫了两声,那人又倒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队员们戴着的夜视仪反着绿光,从四面八方冒出来。龙飞虎打开头盔一侧的手电,杨震拿着那把猎枪过来:“土造的。”龙飞虎接过来:“看看他的伤。”韩峰蹲下:“皮外伤,守着劲儿呢。”说着从包里拿出急救包,开始包扎。杨震拎起旁边的一个蛇皮口袋,“咣!”一只死山鸡丢在地上。“咣!”又一只死掉的穿山甲丢在地上,还有几个捕兽夹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飞虎把枪扔给韩峰:“疑犯交接给重案组了。”路瑶看着他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那人哆嗦着:“俺是洞头村人,俺叫吴思宝。”路瑶问他:“枪是你的?”那人痛哭流涕:“警察阿姨,俺错了!俺做梦也没想到,俺就是偷偷打个山鸡穿山甲野猪什么的,咋今天这么大阵仗,足有好几百警察到处抓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3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朝阳逐渐在群山之间升起。用简易帐篷临时搭建起的指挥部前,小虎队和突击队员们蹲在地上,狼吞虎咽地吃着盒饭。路瑶走出帐篷,忧心忡忡地看着茫茫群山。李欢走过来,递给她一个面包:“组长,你说他是不是不在山里?”路瑶摇头:“不可能,他买了这么多的户外专业用具,一定想隐藏在山里的什么地方,只是我们还没找到。”这时,龙飞虎走过来:“要想在这么大的山里找到一个人,真的是很困难的。”路瑶白了他一眼:“分析案情,需要你吗?”龙飞虎笑笑:“路组长,不要太敏感了,我只是提供一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组长,我去指挥部看看有什么新的情况。”李欢识趣地转身走了。路瑶没说话,龙飞虎看着她:“你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累又能怎么样呢?”路瑶倔强地抬头看他,“出了这么大的案子,一点头绪都没有,唯一的线索还没任何进展。上千警力都因为我调动到这里搜山,我能没有压力吗?”龙飞虎沉声说:“你需要休息。你这样熬下去,大脑会越来越迟钝,不要自责,这是我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侦察是我的工作,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一样,”龙飞虎说,“我们都想抓住他。不要多想,我不是要越俎代庖,我只是提醒你—灯下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路瑶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古代的一个谚语,油灯照亮了整个屋子,但是油灯的下面,却是黑的。”龙飞虎说,“你去睡一会儿吧,我们更需要你敏锐的头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睡觉不是为了安逸,是为了辛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瑶看着漫山遍野的警察,眼泪在打转。龙飞虎心里涌起一丝柔情,从战术弹匣包里掏出一条手绢,递给她。路瑶一把夺过来,捂住眼睛:“我只是迷了眼!”龙飞虎没说话,路瑶擦了擦眼,一看,很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说我应该送给你,但是这对我很珍贵,我还是得等你用完了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瑶看着熟悉的手绢,嘴唇翕动着,良久,才缓缓地说:“……我送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带着,这是我的幸运手绢,那以后我再也没受过伤。”龙飞虎说,“所以这条手绢对我真的很重要。”路瑶呆住了,慢慢把手绢递给他,龙飞虎接过来塞进了弹匣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睡一觉,醒了,我们还等着你敏锐的大脑。”龙飞虎转身走了,身影孤独而坚定,军靴踩在坚硬的地上落地有声。路瑶看着他走远的背影,眼泪唰地从她的脸上滑下—这个有着山一样身躯的男人,她深爱过的男人,一个视国家、责任、警队、荣誉如生命的骄傲的男人,他就像一台不停运行的机器战警,尽管他已不再年轻气盛,但他从不让自己有片刻的停歇。眼前的这个男人,曾经是那么真实地存在于她的心里……路瑶努力地抑制着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无一人的树林里,龙飞虎摘下墨镜,泪水无声地从他的脸颊滑落。铁血柔情在这个如同战神一样彪悍的男人身上淋漓尽致地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4

        密集的山林里,警用直升机在低空盘旋,龙飞虎带队快速搜索着,猎奇不停地四处嗅着往前搜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指挥帐篷里,路瑶站得笔直,吴局长脸色憔悴,忧心忡忡地看着路瑶:“已经是第三天了,我不能把所有的机动警力都铺在山区,干警也缺乏休息,连轴转是不行的!”路瑶点头,吴局长端起茶杯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灯下黑。”吴局长看她,路瑶想了想说,“或许他根本没有逃到城市外的山区。他能做出这样的案子,智商一定不低。我们能想到的,他不一定想不到。我甚至在怀疑,他买户外用品是故意给我们露出破绽,吸引我们进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样的话,他很可能还在市区?我们的搜索方向就要进行调整了。”吴局长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怀疑,还不敢肯定。”路瑶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是怀疑还是肯定,这样搜下去肯定不是事儿,上千公安和武警连轴转,疲惫不堪,一点线索都没有,这样下去队伍会垮掉的。”吴局长思索着,抬头说,“留下观察哨和机动小组,大部队撤回去休整。外松内紧,继续在市区进行摸底排查—我就不信,他不露出一点的马脚!通知大家,除留下潜伏哨外,其他人收队。”路瑶敬礼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路上,特警车疾驰开过,车里一片沉闷,沈鸿飞拧着眉头思索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走了?太憋屈了!”赵小黑坐在车里,怨声载道。段卫兵皱着眉,说:“我怎么觉得,另有安排呢?”大家都看他。段卫兵说:“都看我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你的看法?”郑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我能有什么看法?既然大张旗鼓地来搜山,没有结果就收兵,上面的面子上怎么下得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确实没有线索了呢?”凌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刑警都聪明着呢!”段卫兵摇头,“你们也不想想,刑警要不聪明不厉害,能把那龙头治得服服帖帖的吗?”郑直恍然大悟:“你在说我们组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能有谁?你们说,龙头和你那组长到底有什么故事?”凌云白了他一眼:“你个男人怎么还那么八卦?”沈鸿飞低吼:“别闹了!我求求你们了—我的脑子真的都要爆炸了!难怪龙头要我们拿草把嘴封上,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卫兵歪头仔细看着沈鸿飞。沈鸿飞一愣:“看什么?我脸上也是一个鼻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越来越像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沈鸿飞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飞虎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鸿飞一愣。郑直也点头:“没错,你越来越像他了。”沈鸿飞脸上浮起一丝苦笑:“怎么可能?”凌云点头:“是真的,我也这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局者迷啊!”陶静叹了一口气,“—话说男人经历过感情的坎坷,是不是都容易变成大尾巴狼啊?”沈鸿飞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。陶静急忙捂住嘴:“多嘴的习惯不好,我自己知道!”凌云关切地看着沈鸿飞。沈鸿飞努力挤出一丝笑,带着冷峻。

        5

        特警支队停机坪上,左燕驾驶直升机,稳稳地降落在不远处。舱门打开,左燕跳下直升机,摘下头盔,疲惫不堪地往回走。猎奇蹲在不远处,叫了一声,左燕一愣。猎奇颠颠地跑过去,脖子上挂着一袋吃的,望着左燕。

        左燕幸福地一笑,摘下塑料袋,从里面掏出一根火腿肠递给猎奇:“猎奇,奖励你的,替我谢谢他!”猎奇吧唧着嘴,转身走了。左燕幸福地笑着,拎着塑料袋往回走,忽然看到机场对面的河边,吴迪正拿着瞄准镜,冲着左燕抛飞吻。左燕笑着伸了伸大拇指,幸福地走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吴迪正美滋滋地躺在河边的草地上,韩峰走过来,虎视眈眈地看着他。吴迪有些心虚地问:“干吗呀?”韩峰盯着他:“我的狗呢?”吴迪一扬头:“那不,过来了吗?”猎奇颠颠地正往回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警告你啊,再拐跑我的狗,给你当跑腿的,我就把你小子腿打折。”韩峰发狠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没强迫它,猎奇自己也爱干,两边儿吃回扣。”吴迪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想跟你说这事儿,猎奇这么单纯的警犬,都快被你小子搞成腐败分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行行,下回我自己去。小气劲儿的!”吴迪笑着挥手。韩峰停住脚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服啊?—不许放狗啊!”吴迪噌地从地上爬起来,笑着看猎奇,“猎奇咱俩关系最好对吧?我走了!”说完赶紧跑了。韩峰瞪着猎奇:“就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狗!”猎奇知道错了,趴在地上呜呜地闷哼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山靶场,沈鸿飞带领小虎队正在进行打靶训练。太阳底下,凌云趴在地上,不断有汗水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。凌云打完,起身熟练地退子弹验枪。沈鸿飞还趴在地上,一直歪头瞄准。凌云狐疑地看他:“你看什么呢?”沈鸿飞没说话。凌云走过来,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沈鸿飞一直在盯着后山,恨不得把山挖个窟窿。郑直也走过来,纳闷地问:“怎么了?你们在看什么?”沈鸿飞抬手指着后山。两个人都纳闷地看着他。沈鸿飞突然脱口而出:“灯—下—黑!”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的会议桌上,地图哗啦啦打开,龙飞虎、雷恺和铁行都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沈鸿飞。沈鸿飞手指着城市里面的山区:“这是我们基地所处的貔貅山,位于城区,四面八方都是闹市,交通发达。山里遍布名胜古迹,又是国家级森林公园,所以环境幽静,植被繁茂。”郑直也说:“貔貅山内部的环境跟原始森林没有任何差别,我以前经常在那里晨跑。”龙飞虎看着两人:“貔貅山的一草一木,老队员都比你们熟悉得多,特警支队在这里驻扎了十几年—你们想告诉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灯下黑!”沈鸿飞一字一句地说。龙飞虎注视着他,沈鸿飞继续说道,“重案组调查到,疑犯曾经购买大量户外专业用品,所以我们被调到城市周边的山区进行大范围搜山。上千公安和武警搜了三天,空地立体侦查,根本没有找到他的一点踪迹,这不合理!不管什么样的丛林逃匿,总是会留下些许线索!我们想到了他在山区,但是却没有想到,他在闹市包围的山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他藏在貔貅山?”龙飞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们特警基地就位于貔貅山,由于我们的存在,貔貅山的治安非常好,一年也没几个盗窃案子!难道他不知道东海市特警的大本营在貔貅山吗?”雷恺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知道。”沈鸿飞说,“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—距离特警队越近的地方,越不会引起警方的怀疑—他太聪明了,一直在我们附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貔貅山不是个小山丘,而且交通十分发达,更重要的是,这是国际上知名的旅游胜地,大批警力包围貔貅山搜山,会引起很大的反响,你想过没有?”龙飞虎看着沈鸿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貔貅山有许多的旅游者,我们可以便衣进入,进入人迹罕至的地区,进行秘密排查。”沈鸿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猜测,你有任何证据吗?”龙飞虎盯着沈鸿飞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鸿飞斩钉截铁地回答。龙飞虎注视着他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6

        貔貅山连绵起伏,好似奔腾的绿色波浪,虽然不是十分陡峭兀立,但由于原始森林的覆盖面积达到了百分之七十,因此地形复杂,气温落差也相当大,最关键的是,大部分地区还处于原始森林的状态,根本就没有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路上,沈鸿飞和凌云一身户外装扮,背着背囊,拿着地图在山路上行走。凌云拿着长焦照相机,不停地在拍照,沈鸿飞警觉地观察着四周。凌云看着绵延千里的群山问:“他真的会藏在这儿吗?离我们这么近?”沈鸿飞看她:“你不是支持我的判断吗?”凌云“切”了一声:“你这纯粹是撞大运。可是貔貅山并不小啊,他会藏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藏在可以看见我们特警基地的地方。”凌云一愣,沈鸿飞笑,“他藏在这儿就是为了观察我们每天到底在忙什么,是不是得到了关于他的线索。他很清楚,一旦警方得到了关于他的线索,会第一时间叫特警到场,尤其是我们猛虎突击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大胆!”凌云愣愣地看着他。沈鸿飞笑笑,继续往前走:“不是我大胆,是他—能干出这样事的劫匪,胆子非常大,也会很自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你还自大吗?”凌云问。沈鸿飞看她一眼,没再说话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条林间小道上,赵小黑和段卫兵也是一身户外装扮,背着背囊匆匆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等等!”段卫兵停住脚招呼着赵小黑,赵小黑转身看他:“又怎么了?”段卫兵没说话,蹲下。赵小黑鄙夷地看他:“不就是一坨屎吗?”段卫兵拿起木棍搅了搅,赵小黑赶紧捂鼻子走到远处。段卫兵蹲在地上仔细地观察着,半晌,丢掉木棍起身走了,赵小黑问他:“你弄那个干啥?”段卫兵看了他一眼:“这你就不懂了吧?这叫丛林追踪!老猎人通过动物的粪便来判断动物走了多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键是……算了,俺不打击你了。”赵小黑摆摆手。段卫兵跟上去:“什么意思?”赵小黑停住脚看他:“可你追踪的是人啊,那你摆弄狗屎干啥?”赵小黑噌地跑了,段卫兵站在那儿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案组的走廊,路瑶看着一身便装的龙飞虎:“你有证据吗?你知道貔貅山有多重要吗?”龙飞虎摇头:“没有,这只是我的部下的推断。我知道貔貅山经常有中外要员来往,中央领导来东海也下榻在貔貅山国宾馆,每次的一级警卫都是我带队做的。如果他真的在貔貅山,会是非常大的隐患!所以我不敢怠慢,第一时间来向专案组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马上搜山!”路瑶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安排队员进山了。”龙飞虎看着路瑶一脸震惊,“他们穿着便衣,我想就当是我让他们去训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有你的,我要马上向局长报告。”路瑶转身要走。龙飞虎一把拦住她:“我建议……还是找到一点线索再报告,如果疑犯不在貔貅山,你就第二次搞错了。”路瑶一愣。龙飞虎关切地看她,“这种大案各级领导都高度关注,你不能再出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我就在这儿等着?”路瑶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这里,就是希望得到你的理解和支持。我派队员进山,不是为了单独抓住疑犯立功,我不需要那个功劳。当然,你也不需要。”路瑶不解,龙飞虎解释说,“于公,我也是警察,我当然希望尽快抓住疑犯;于私,我希望我能支持你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貔貅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错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年上红榜,月月做检查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龙飞虎说。路瑶心头一疼,错开眼,不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飞虎下了楼,路瑶拉开办公室的抽屉,一把擦得锃亮的92式手枪。她取出手枪和枪套,想了想,插进了腰带。走出办公室,李欢和小刘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跟我出去一下!”路瑶拉开门,又转身,“—带武器。”两个人脸色一变,不敢多问,急忙从抽屉取出手枪和枪套,插进自己的腰带,跟着路瑶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路上,天色也近黄昏,沈鸿飞和凌云走到一处僻静地,蹲下,打开地图,沈鸿飞面色冷峻地指着地图一处:“就剩下这个地区了。”凌云起身,拿起长焦照相机:“这一带真的可以看见我们的特警基地?他不会真的在这里吧?”沈鸿飞没回话,对着蓝牙耳麦悄声报告:“东北虎报告,我们已经到达1024地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山路上,龙飞虎开着一辆大屁股越野吉普走在前面,李欢开着另一辆跟在后面,车跟野兔子似的在山路上疾驰。龙飞虎开车,打开耳麦命令:“先不要打草惊蛇,等待大家对1024地区的合围。”路瑶坐在旁边,抓着车身把手:“发现目标了?”龙飞虎摇头:“只能说,疑似目标潜伏范围。”路瑶看他:“我这次不敢报告局长,你知道原因吗?”龙飞虎眼里闪过一丝柔情:“当然知道,所以我单独找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山头上,吴迪和杨震披上数码猎人迷彩皮肤风衣,套上作战装具,趴在地上据枪不动。杨震拿着观测仪,吴迪眼抵瞄准镜,嘴里默念着:“小飞虫和山羊到位。完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蜿蜒的山路上,一辆挂着民用牌照的路虎颠簸着停在路边的隐蔽处。一身便装的韩峰和沈文津跳下车,打开后备厢,掀开黑色的伪装网—95自动步枪、92手枪,还有05微冲等作战装备。猎奇也套上了警犬背心,戴着嘴罩。韩峰蹲下拍拍猎奇:“不能叫,知道吗?”猎奇似懂非懂地不吭声。两人关上后备厢,牵着猎奇小心翼翼地往山里走去。此时,雷恺和铁牛穿着战术背心,持武器分别带队进入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屁股吉普在密林的隐蔽处停住,李欢开车跟在后面。路瑶跟着龙飞虎跳下车。龙飞虎打开后备厢,套上战术背心:“我部署了外围的封锁线,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在里面!”路瑶看他:“你要进山吗?”龙飞虎一拉枪栓,95自动步枪“哗啦”一声:“我不可能不进山,我的队员都在里面。”路瑶没说话,转身走向后面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密林深处,生长着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,遮天蔽日。一棵粗壮的古树上,从树枝发出的气生根从半空扎到地里,渐渐变粗,像支撑着一把巨伞。树冠上,茂盛的树叶间露出一架破旧的望远镜。阿虎轻轻拨开前面的树叶,露出一双狼一样的眼睛。观察了一会儿,阿虎快速从树上跃下,钻进一个挖好的盖着伪装网的深坑,背上行囊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暗黑的深山里,沈鸿飞和凌云小心翼翼地在林间穿行。突然,沈鸿飞停住脚,举起右拳,凌云迅速蹲下,持枪警戒。沈鸿飞将步枪大背在身后,从腰间拔出92手枪,打开了头盔上的手电,掀开伪装网钻了进去。深坑里,空间不是很大,角落里残留着睡袋。另一边的地上有翻新的土露出来,沈鸿飞上前蹲下,抽出匕首刨开,高能量的野战食品袋露了出来。沈鸿飞观察着四周,各种齐全的野战炊具,他伸手摸了摸,还冒着隐隐的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7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里,吴局长面色冷峻。路瑶有些疲惫,还是精神抖擞地立正。吴局长皱眉,手里拿着照片:“他就是曾阿虎?你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路瑶说:“我们在他藏匿的地方,通过残留的粪便发现了他的dn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他的行踪很可疑,但是你怎么知道百分之百就是他?”吴局长问,“犯了别的罪行的人,也会找个地方逃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是一般的歹徒!”路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递过去,“曾阿虎,男,37岁,初中文化,东海市南港镇下周洼村人,多次被公安机关处理过,最严重的一次是涉嫌参与走私枪支。有情报显示,他曾经偷渡到金三角地区,参与当地的武装贩毒活动,在此期间,熟练掌握了各种制式枪支的使用,练就了极强的野外生存能力,曾经接受过专业的反侦查训练。我们获得曾阿虎的dna以后,很快就和全国资料库里面的在逃嫌疑人对照上,尤其是在边防公安那里,关于曾阿虎的资料非常之多,他在边境地区真的是一个名人!边防公安多次组织跨国界联合行动,但是曾阿虎每次都漏网了,可见其非常狡猾,并且丛林生存能力极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个人物啊!那他在边境混得风生水起,怎么会返回东海市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过调查,他所服务的毒枭怀疑他私吞货物,准备杀掉他,他得知后就逃回境内了。边防公安一直不知道他的下落,所以他们希望我们可以在这一次的行动中活捉曾阿虎,边防那儿还有一堆案子需要审问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要抓住他!想办法要活口!”吴局长说,“公安需要对社会有个交代,前一段搜山闹得沸沸扬扬,各种谣言四起!这一次,在抓住曾阿虎以前不能再有什么太大的动作,一切要隐秘进行!只有抓住曾阿虎,我们才能对外公布,明白吗?!”路瑶立正敬礼:“明白!我们一定会尽力的!而且这次我们有新线索,根据可靠情报,曾阿虎最近要回一次老家。”吴局长一听,一下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特警支队大门口,哨兵持枪肃立,一辆红色的豪华跑车停在门口,和特警队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务航空机场,左燕跳下直升机,向队部走去。地勤呼哧带喘地跑过来:“左燕,支队大门口有人找你!”左燕一愣:“找我?还跑到支队门口来了?”地勤凑过来,压低声音:“一个女的,说是和吴迪有关系!”左燕想想,纳闷地快步向大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左燕走出大门四下看看,一个浓妆艳抹的娇艳女人正靠在跑车旁,左燕纳闷地走过去:“请问……是你找我吗?”那女人不屑地上下打量着左燕:“你就是左燕啊?啧啧,也不过如此嘛!”左燕有些不满,还是耐心地问:“我认识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陈晓晓,是吴迪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    左燕愣住了,随即冷笑道:“姐们儿,你也太不明智了,想招摇撞骗的话你最好换个地方。”陈晓晓冷笑,优雅地拉开lv包,掏出一张照片:“好好看看,这可不是ps的!”—照片上,吴迪亲热地搂着陈晓晓的肩膀,一副甜蜜的样子。左燕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杨震穿着便衣,拎着购物袋匆匆走过来。猛然看到左燕和陈晓晓,大惊失色,正想蹑着边儿溜进去。陈晓晓看见高喊:“哎,那什么,杨震!”杨震无奈地站住,拎着东西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震—”陈晓晓又叫了一声,杨震不得不回头,“那什么,你告诉吴迪,我来了啊!”杨震看看左燕,左燕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里,吴迪正悠闲地靠在椅子上,戴着耳机玩游戏。杨震风急火燎地闯进来,一把拽下吴迪的耳机:“出事了!”吴迪噌地站起身,拿起防弹背心就往身上套:“怎么没听见警报啊?”杨震气喘吁吁:“你—出事了!过去的事东窗事发啦!”吴迪不以为然地撇嘴,一屁股又坐下继续打游戏:“上次的事龙头知道了?肯定是你说的,我不怕!”杨震急吼:“我怎么会说呢?!是陈晓晓在大门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!吴迪一屁股从椅子上跌到地上。杨震看着他:“你不是不怕吗?”吴迪脸色煞白:“快,就说我不在!”杨震说:“她不是来找你的。”吴迪问:“那来找谁?”杨震不紧不慢地说:“—左燕。”吴迪一骨碌爬起来:“那不能让她找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了,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了,她俩已经站在一起了。”杨震说。吴迪目瞪口呆,突然噌地一下子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门口,陈晓晓穿着超短裙,扭捏地瞥着左燕:“吴迪就从来没跟你提起过我?”左燕轻哼:“还真没有。”陈晓晓一愣,不屑地说:“也对,他要是提了我,还怎么跟你处啊?跟你这么说吧,我如果不是出国了四年,绝对不会让你钻了空子。现在我回来了,我坚信自己还深爱着吴迪,也相信他对我还是有感情的,所以我想和他重归于好。可是很遗憾,我听说了你,鉴于对你的……尊重,我特意来找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搞了半天,原来你是吴迪的前—女友啊!”陈晓晓有些气急,左燕冷笑,“小姐,我现在很忙,警务航空队有很繁重的工作。真的没时间听你回忆你和你前男友之间那些风花雪月的浪漫故事。你要是想和吴迪再续前缘,应该去找他本人,再见!”左燕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吴迪疯跑出门,迎面看到左燕,一下子僵住了。吴迪看看陈晓晓,又看看左燕,惊慌失措:“燕儿!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迪!”陈晓晓猛扑过来,一脸柔情地看着吴迪,“阿迪,你还好吗?”吴迪哭丧着脸:“本来挺好的!见到你,我……我一点儿也不好!燕儿,你听我解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时间!”左燕扭头就走。吴迪甩开陈晓晓的手,追过去:“—燕儿,你听我解释好不好?”左燕不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迪!陈希那个王八蛋他把我甩了!”陈晓晓跺着脚哭喊,“我和他在国外生活了四年,我一直以为他会离婚,然后娶我。可是他没有!他是离了婚,可是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!阿迪,我现在遍体鳞伤,我明白了好多事情,我特别后悔,我觉得只有你才是对我最好的那个男人,我已经醒悟了,你就不能再给我个机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迪皱着眉扭过头去,左燕也是一愣,冷冷地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晓晓走过去,拉着吴迪的胳膊:“阿迪!我没便宜那个浑蛋!我要了他好多钱!我现在有外国身份了,只要你还爱着我,我们就一起去国外生活。我要的钱足够多,我们一起过幸福的生活,好不好?”吴迪脸色一沉,左燕突然回身,一把抓住吴迪的胳膊,将他推到陈晓晓面前:“小姐,你口口声声说深爱着他,可是你了解这个男人吗?你知道他要的是什么吗?或者说,你觉得幸福到底是什么?有钱就幸福吗?拿着绿卡去美国过有钱人的生活,这是你所谓的幸福,不是吴迪想要的幸福。你太自私了!一年前就这样,现在你还这样,恕我直言,一个总是想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的女人,活该会遍体鳞伤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晓晓尴尬地看着义正词严的左燕,气鼓鼓地说:“那你能给他什么?”左燕顺势一把搂住吴迪:“他想做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,我全力支持他,工作的时候我们并肩作战,配合默契。在生活中我是个小女人,我需要得到他的呵护,他恰好做得很棒。我们都没什么钱,可是过老百姓的日子也足够花,即使是在单位食堂吃饭也会互相给对方夹菜,他经常送我小礼物,全都是几十块钱的大路货,可是我很开心,因为他心里有我。总而言之,我们志同道合,我能给他他要的幸福,他也能给我我要的幸福。我们都很知足。陈小姐,对于你的遭遇,我和吴迪一样深表遗憾。可是非常抱歉,可能我和他都帮不了你。尤其是我,为了满足别人的自私,放弃我深爱的男人,我可没那么大度,何况我和你又不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迪难以置信地看着左燕。陈晓晓也愣住了。左燕温柔地看着吴迪:“吴迪,老朋友再次相逢,今天你们突击队又没什么事,你应该和龙头请个假,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。可是电视剧里那种俗套的二选一就免了。你自己看着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不会放弃的!”陈晓晓看着二人,转身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吴迪呆呆地望着远去的跑车,又扭头看着左燕:“燕儿,你让我重新认识了你!你刚才那番话太霸气了!尤其是不想放弃你深爱的男人那句,我特别感动。”左燕冷冷地瞪着吴迪,松开手,扭头就走。吴迪一脸愁云,孤独地站在大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8

        红色的跑车在山路上疾驰,陈晓晓的神情完全不是之前的模样。她拨通电话:“白佛,我失败了。他和现在的女朋友感情很深。”手机里传来白佛冷冷的声音:“失败了?大名鼎鼎的美人儿燕尾蝶,怎么会失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找到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没找到机会?还是不想找机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晓晓脸色一变:“白佛,你什么意思?我对k2的忠诚,你是了解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别墅里,白佛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:“燕尾蝶,我当然了解你对k2的忠诚,但是我不了解的是,你对那个叫吴迪的特警狙击手的感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他早就完蛋了,你是知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夜夫妻百日恩嘛!”白佛突然脸一沉,冷冷地说,“听着,燕尾蝶,我不管你是不想找到机会,还是没有机会,我想得到的结果都是你和他破镜重圆!我现在需要在东海市的特警支队埋下一颗棋子,你是知道我的用意的!我要你搞定那个吴迪,那个东海特警的王牌狙击手!”燕尾蝶不吭声,白佛冷笑着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!你故意穿成现在这样去见吴迪的女朋友,故意把自己搞得很庸俗,故意让自己这一次失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!记住,燕尾蝶,你的背后有眼睛!你踏进k2的门就是k2的人!死了也是k2的鬼!k2怎么对待叛徒你很清楚,你也亲手处理过叛徒!如果你想试试,就继续这么跟我玩猫腻!你自己衡量吧!”白佛笑眯眯地挂了电话,眼神突然变得阴森无比。陈晓晓拿着手机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凉如水,特警支队机场,吴迪孤独地坐在直升机旁想事情。韩峰、杨震等老队员站在他的身后。吴迪站起来,眼巴巴地看着大家,眼泪一下子出来了。韩峰走过去,把盒饭递给他:“吃点吧,你一天没吃饭了。万一我们要出任务怎么办?”吴迪抱住他俩:“谢谢,谢谢你们,兄弟们……”杨震拍拍他的肩膀:“事情总会解释清楚的嘛,你又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,陈晓晓不都是过去了吗?”吴迪流泪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里,左燕站在窗边,悄悄地掀起窗帘一角,看着三人,眼泪也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阵凌厉的战斗警报划破夜空,杨震抬起头:“是猛虎突击队的战斗警报!”队员们迅速向操场跑去。左燕一下子呆住了,转身拿起桌上的电话:“指挥中心,我是警航大队的飞燕,请问发生了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燕,这里是指挥中心。猛虎突击队要出紧急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什么紧急任务?”左燕颤抖着声音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个任务是绝密级的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燕呆呆地挂上电话,拉开窗帘,看着空无一人的机场,眼泪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9

        特警支队车库外红灯闪烁,二十多名突击队员们济济一堂,猎奇蹲坐在地上,呼哧呼哧地吐着鲜红的大舌头。龙飞虎戴上作训帽,走到队伍前:“都到齐了?下面请市局重案组的路组长介绍情况。”路瑶走到队列前面,看向龙飞虎:“这都是你选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这都是我精心挑选的,猛虎突击队的精兵悍将,精锐当中的精锐。”龙飞虎看了一眼站在队列后面的沈鸿飞,“当然,也有没经验的新人,我是锻炼队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龙大队长,这是一次特别重要的行动,不能失手—你难道要锻炼队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鸿飞有点尴尬地站在队列里。龙飞虎看过去:“我相信他们,他们都是出色的突击队员。放松些,路组长,怎么选择我的参战队员是我分内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负全责吗?”路瑶盯着他。龙飞虎沉声道:“对,我负全责。”小虎队感激地看着龙飞虎。龙飞虎面无表情:“现在,请路组长给我们介绍情况。”路瑶上前两步:“同志们!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唰—”突击队员们立正。

        路瑶掀开后面白板上的黑布:“这就是我们最终锁定的‘8?23’大案犯罪嫌疑人曾阿虎!他曾经在金三角闯荡多年,有一定的丛林作战经验,枪法了得,血债累累。根据可靠情报,明天下午或者晚上,他将回老家与其哥哥嫂子见面。上级命令我们,抓住这个有利战机,一举将其擒获!注意,是擒获,不是击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持枪拒捕呢?”龙飞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开枪还击,但是不能命中要害。”路瑶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太难了!”赵小黑瞪大了眼,“他不是固定目标,是运动目标!这一枪打过去,他的位置和姿势可能已经变了,不好说会不会打死啊!”路瑶看向龙飞虎:“龙大队长,你手下的狙击手就这么不中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的是一个客观的事实,我们很难保证命中运动目标的时候,还不能打中要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做到,我们要活的,不要死的!死的对破案没有任何意义,我们想搞清楚的问题太多,也需要对社会做一个完美的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龙飞虎点头,“吴迪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恍惚的吴迪没听见,杨震在后面踹了他一脚。吴迪醒神:“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担任第一狙击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!第一狙击手,你知道你的职责吗?”龙飞虎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!我一定做到一枪毙敌!”吴迪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很诧异地看他。吴迪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,纳闷地站着。龙飞虎不相信地看着他:“你完全不在状态,这次行动不要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龙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的决定!”龙飞虎站在队列前看过去,“赵小黑!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!”赵小黑吼得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担任第一狙击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!”赵小黑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什么?行不行?不行我再换人,狙击手我这儿有的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,俺行!”赵小黑立正,戳得笔直。吴迪有些尴尬地站在队列里。龙飞虎走到队列前,扫视着队员们:“这次由小虎队担任主攻突击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小虎队的吼声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该知道‘8?23’案件的分量,抓捕的任务交给我们猛虎突击队,是上级对我们的信任!这是我们的光荣,也是我们的职责!今天后半夜,我们隐蔽渗透到下周洼村,等待明天的行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所有队员唰地立正,齐声怒吼,只有吴迪满脸失落地站在队列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