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办证吗?外星人在线阅读 - 139:回家

139:回家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看来确实是垃圾,但五年前,这玩意就是科技和风向的代表。提取、仿生和模拟的价格,同类型相差大概1/3/7。不考虑花里胡哨的设计,如果一千乌托可以买一款不错的提取,那么就需要花三千才能买到同等级的仿生,而模拟则需要七千。当年这款手臂,    三万乌托,而同类的顶级提取才两千,仿生也只要七千而已。”苏月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才反应过来,那时候还是学习阶段,大海就天天抱着这玩意擦个不停!”路桥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玩意如今还能用,但是同类型的仿生和提取怕是早已经报废了。所以知足吧,至少能用。不过如果罗娜长期不回来,    我建议你换成仿生或者提取,    三千乌托左右,就能比你手里的这个好。”苏月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海这些年,笔试成绩都不错。但是一到上手就只能勉强及格,当时的路桥一度以为大海没天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才反应过来,自己只用罗娜不了解器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器械里还有那么大的门道,而大海显然就是被这玩意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无话,苏月笑着:“我能播放一点我的小爱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啊?”路桥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月并将自己的手机连入了播放器,播放器显示suzanne    vega的toms    diner,一首老歌播放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音乐开头,嘟嘟嘟嘟~嘟嘟嘟嘟,有节奏地重复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桥看了一眼界面显示的歌曲名,就明白了什么惊讶的开口道:“这?毁灭之前的歌?你还藏了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娜点着脑袋:“准确地来说,不是我,我的父亲喜欢收集这些老物件,我的母亲极力反对但没能制止。我也遗传了这个爱好,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偷偷带上听。不当你是外人,所以就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音乐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i    am    sitting

        in    the    morning

        at    the    diner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耀喜欢?奇怪!”路桥不解地说,这性格跟自己父亲还别说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苏月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父亲也喜欢,    不过因此送了命。如果可以的话,    稍微偏差一点路程,绕一点远路去我老家可以吗?”路桥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家干什么?”苏月看着路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父亲喜欢,总不能空手去?我家也有些老物件,足够让他开心的那种。如果他能接受,那不是打我都伸不出手了?”路桥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?”苏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对你父亲很了解,看看他喜欢什么,看看我都有什么。反正放着也是等变化石,不如能送的都送了。”路桥笑着,改变了车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月呢喃着:“他喜欢的风格就是我妈喜欢的风格,我都能拿捏。就要看看你家里有什么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歌我虽然没听过,但节奏类似的我父母生前应该有不少。”路桥抓着方向盘的食指轻轻敲打着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前?”苏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路跟你讲发生的事情。”路桥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闭上眼听。”苏月调低了音响的声音,闭眼聆听,两个人一路向南开了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桥自然将父母购买水雷爆炸双双殒命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我才反应过来是不愉快的事情,还让你讲出来了。那个,说这些真的没关系吗?”月反而替路桥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因为我带你去的就是老家,    我父母的房子。我单独说一下父母吧?先说我的父亲吧,    事情由他而起。他是个老古董了,似乎也是受到我爷爷的影响,一直在收集毁灭之前的物件。跟你爸很像,只不过他们什么都不懂,只要是有关的和类似的从未放过,所有的工资几乎除了吃喝都花在了这个上面。爆炸来源于一种鱼雷,爸爸花了两百乌托,我还记得哪天他回来笑着说淘到了宝贝。巨大的圆球,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想要研究是什么东西。”路桥的话语到了这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家伙,乌托邦不允许吧?毁灭之前的东西但凡发现都要上交我记得!这鱼雷当时上交了就不会有这个事情了。”苏月脑补到那个画面毛孔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不也留了一堆?才有你现在在车里放的音乐吗?确实,当时上交就没事了。但有一个前提,我的父亲和爷爷,在这个乌托邦命令禁止的事情上得到了很多乐趣。就我记得,出事之前的上一个物件是个留声机、上上一个是台球桌。将找到的东西,依靠翻阅古书和资料,然后查清楚玩法和用法,其乐融融,那几乎是父母和我周末最开心的事情。”路桥笑着,充满着儿时快乐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!恨他吗?”苏月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父亲?恨是肯定的,但那是意外也是肯定的。不说他了!我的母亲,我想不是她的话。我可能已经死了,尤金教授的意思,我母亲唤醒了罗娜的超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的罗娜奇奇怪怪的,是因为这个!”苏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月看了一眼窗外,路过的站牌显示:鹿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光谷区了,这里是鹿港区吧?”苏月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是鹿港人。”路桥笑着伸手摸了摸蓝色的小家伙,才想起已经到了自己身体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车开下公路,一路走在泥巴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前又开了一段路,下了坡靠边停车但没有熄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桥解开安全带:“就是这里了,爆炸之后,附近的居民不知道状况,就看见消防员进进出出,后来禁区的人也进进出出。所以都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月此时看着眼前,是一所还没来得及修补的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遭一圈拉上了黄色的警戒线,且竖着牌子显示着:危房,切勿擅自靠近

        周遭其他的房间,全部长满了杂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现场的痕迹,房屋的二层断裂而开,一半倾斜在地面,缺少的一整面墙一看就是爆炸后的产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月跟着下车询问道:“物件不都被带走了吗?这是危房进去没危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塌就早塌了,不会等到这个时候。是都拿走了,但是我清楚房间还有地下室!”路桥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地下室?”苏月小心翼翼地跟在路桥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掀开黄色警戒线,路桥踏入了自己的家。